返回

第97章、第二关 恃道长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隐藏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第97章、第二关

“论装X,这跟汉服极像的东西简直就是神器啊!”看着人降落下来,缙云流风心里感叹不已。这一刻缙云流风对这个世界有了一丝亲切的感觉。

四人分成两组,一组飞向人群,一组落向前方,那里是第二关的出口。

装X完毕,来人中左边那人说道:“现在开始第二关考核,排队进入。”他的语气很平淡,虽然这些人中相当一部分将会成为师弟师妹,而且要不了多少年就能赶上他的境界,但现在这一群人还没资格让他平等相待。

直到进入第二关入口,缙云流风也没等到空相无歧和青叶长天,这虽然早在他的预料之中,但心里还是失望。他既不是什么天煞孤星,也不是冷血无情的人,也希望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能跟上自己。

跨步进入,眼前的景象出乎缙云流风的预料。五年前他见过,第二关考核的时候,在山顶上能够清楚地看到参加考核者的一举一动!但是现在眼前除了一条明淡光影组成的通道,什么也看不到!

定了一下神,缙云流风反应过来,这些明的淡的光影,是由灵气组成的。至于从外面能看到这里面而里面看不到外面,不过是对灵气的某种运用而已。

抬脚走出一步,缙云流风感觉到身上突然多了一些压力。

“这是增加重力?”缙云流风心里想着,继续往前走了几步,果然,身上的压力在一点点增加。这并不像坐电梯上楼时那样重力在脚上,而是一股压力作用在整个身体。

脚步虽缓,但却不停,缙云流风一步步往前走,压力一点点增加,两成……五成……一倍……两倍……三倍……

就在缙云流风已经习惯了这么走下去的时候,突然,眼前出现了清湖和槿生的身影。

熟悉的庭院,绿绿的树木花草,澄澈的池塘,茂盛的木槿花。

坐在亭子里的清湖放下手中的书转头看向左边,槿生端着点心转过回廊走出来。

槿生即使端着点心,也有种一蹦一跳的感觉,缙云流风正要开口提醒,清湖就开口说道:“别一蹦一跳的,当心点心掉了!”

“不怕,掉了就把留给爹爹和伯伯那盘端过来。”槿生说道。

“这丫头怎么会这么想?”缙云流风听了青阳槿生的话,心里顿时警醒:“槿生从来不会这么做!唔!她们两现在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包括我!这是幻境!”

想到这里,缙云流风一下惊醒过来,再定睛看去,哪里有东方清湖和青阳槿生的影子!

“先只是一点点增加重力,让人产生惰性,然后不知不觉就落入幻境之中。”缙云流风心里想道,“要不是感觉到不同,恐怕还得沉湎幻境当中一段时间,直到……”

想到这里,缙云流风摇着头继续走。

越走压力越大,缙云流风开始调动真气分布到眼睛、大小脑、脾脏等等薄弱部位。做好保护措施,利用这里不断增强的压力测试起身体的承受力来。

一边适应一边走,缙云流风前进的速度非常慢。从外面看,这个时候缙云流风已经落在了最后,离他最近的人也有三十多米,而离他最近的人与前进最快的人的距离,也不过十来米!

“那家伙是怎么回事?他好像是第一个通过第一关的吧!”第二关出口处,身穿淡青色长衫的青玄门弟子对对面身穿淡黄色衣服的正阳门弟子说道。不说他刚才看到缙云流风第一个通过第一关,就说现在与其他人的差距,让人想不注意都不成。

正阳门弟子仔细看了几眼,说道:“应该是利用里面的压力修炼吧。”

青玄门弟子笑道:“呵!这小子胆子还真大,要是一不小心受了伤或者错过了时间,那可就好玩了!”

“艺高人胆大嘛!”正阳门弟子笑道,“在这俗世能这么年轻修炼到先天圆满的,哪一个不觉得自己是天才?其他那些人只是没想到,要不然也一样会这么做!”他并不是从小生长在门派,也是通过考核大会加入的门派,自然熟悉缙云流风他们的想法。作为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又没见过什么高手,谁都会有舍我其谁的念头。

俗世中人,最多也就熟悉聚灵、防御、隔音这三个阵法,至于重力、幻境这样的阵法,几乎没人听说过,就更别说知道怎么利用来帮助修炼了。他当初就不知道,在闯第二关时一闯而过,还是进了门派之后,才听执事解说重力阵法和幻阵如何用来帮助修炼。

缙云流风试了十来分钟,往前走了一大段,大致试出了身体的承受能力,就不再耽搁,真气快速遍布全身,快步往前走去。

虽然一路走,眼前不时出现东方清湖和青阳槿生的身影,却一点也没有影响到他。这并不是他冷血无情,而是他清楚幻想毕竟是幻象,他集中精神,不为所动。

集中精神、静气凝神、抱元守一,其实都是一个意思,就是为了不被干扰,到后来干脆转移注意力,心里开始琢磨起这一关的重力阵法和幻境阵法来。

“这重力阵法,如果长期在里面修炼,应该能够强化身体。”缙云流风想到,“这就像随着修炼,气穴经脉变得越来越坚韧、肌肉骨骼变得越来越结实一样,长期在这样的重力当中修行,身体会自动调节以适应环境,当然,这个时间一定不会短。”

“还要幻阵,幻阵作用于头脑,如果精神意志稍弱,就难以承受,甚至让人直面心底不愿面对的秘密,把人逼疯。但是如果利用得好,却能凝炼精神意志,甚至通过一次次面对心底埋藏的秘密,找到解决的办法,彻底解除心中的障碍!”想到这里,缙云流风若有所思,“这个办法,倒可以用在青叶长天身上。”

“青叶长天的情况,只要他自己想通了,就能够顺利解决。”缙云流风想道,“相比起来,我的问题却真不好解决。”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