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93章、报名 恃道长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隐藏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第93章、报名

放松身心、养精蓄锐是他修炼过程中常用的调节手段。

心性坚毅的人很多,尤其是走上修炼之路人,为了能够进步,他们会想尽各种办法、用尽各种手段,甚至豁出性命去也在所不惜!

相比于那些人,缙云流风真不算什么。不只是他,所有自以为聪明的人,都跟他一个样!

他能坚持修炼到现在还没有懈怠,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自我调节得好。要不然东方清湖两人被带走一事,就足以摧垮他!

不过这一次放松身心,并不是他为应对考核特意所为,只是习惯成自然而已!考核对他来说虽然非常重要,但他已经先天圆满,而且自认在先天圆满的修炼者里也是数一数二,所以并没有感觉到压力。他相信,自己会轻松过关,就如同上一届的七剑三刀四公子一样。

好好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天色微明,吃过早餐之后缙云流风一行就随着人流往城外走。

走过城门,放眼看去前方道路尽是奔行的人流,路尽头一个接一个的修炼者消失在山后。这时候,一行人里最弱的空相家三个年轻人终于开始担心起来!

“你们可以不参加的。”见此,缙云流风做着最后的劝说,“考核虽然只要是先天后期就可以,但淘汰率太高了,而且每次考核死的人都很多。只要不蠢,都不会一突破先天后期就参加考核。”

吸了一口气缙云流风继续说道:“很多人为了保险,都会跟我一样,修炼到先天圆满才来。所以,你们就非常危险了。”

“危险也得去!”空相家三伯说道,“他们资质不好,这次不行,等下次来也是一样。通不过考核,再没前途,只有通过了考核,才有进步的可能!”

确如空相家三伯所说,他们在空相家算是不错的,但是在整个千江国在升仙城来说,就算不得什么了!家族耗费了很多资源栽培他们,他们必须上场搏一搏,搏那虚无缥缈的希望。如果通过了,那会给他们家族带来百倍千倍的回报!

空相家三伯曾经也来拼搏过,家族达到要求的人都来拼搏过,死了一些,也有一些没死,留下了不少经验,他已经教给了必须得拼搏一回的他们。

听了空相家三伯的回答,缙云流风明白了这些门派之外的小家族子弟的不易。他们得到的多,要承受的也多,得用命去拼,为自己,为家族拼一个未来!

缙云流风不再说话,一行人放开速度奔行起来,跟随着长长的队伍向前跑去。

沿路跑了二十来里,前方已经排起一排长队。附近还有一些零散着的人,面相大多显出老相,是送弟子后辈来报名的。他们等在这里,只待确认报名通过之后就会离开。

缙云流风六人接着排在队伍末尾,空相家三伯和十三叔再次叮嘱了几句,也站到一边。

随队慢慢往前移,没多大一会,前面走回来一个失魂落魄的年轻人。

缙云流风正想开口问是怎么了,前面几人就已经议论了起来。

“这人报名都没通过,不是年龄超了就是丹药服用过多了。”

“这人看着很年轻,肯定是丹药服用过多了!”

“看着年轻不一定真的年轻,好多人六七十岁了看着也这么年轻!”

“年龄超了的人应该不会过来自找没趣,我觉得他应该是服用丹药过多了!”

“嗯,服用丹药过多最有可能。升仙城这里又没有一个人人皆知的标准,谁知道一个月最多能服用几颗?一年又是多少?”

“三哥说得对!我们要不是有家族摸索出来的标准,肯定也是有丹药就用了!”

……

每有一个被刷下来的人失魂落魄地回来,前面几人的议论就会传入缙云流风耳中。

前两次缙云流风还听得认真,后面就感觉无聊了。一边过滤着议论的噪音,一边跟着队伍慢慢挪。

距离越来越近,缙云流风发现,这报名果然跟他当初想的不一样——并不是报出姓名记录一下就行。

记录姓名并不重要,甚至胡乱说一个假名字都行!他看的,是报名者的境界,是不是达到了先天后期。

而记录姓名的桌子后方二十米外,同样是两张桌子,每张桌子后面坐着一个人。桌子上个放着一个巴掌大、两寸厚的盒子,报名的人只要将手放到盒子上几秒钟就行。

考核大会的规定中,除了规定参加者需在先天后期境界,还有另外另外两条:一是参加考核的修炼者年龄不得超过四十岁;二是,服用丹药不得过量。

既有规定,自然就有检测的手段。检测盒子并不是特别精准,四十岁超过几天一两个月都检测不出来,但超过半年肯定就能检测出来。检测服用丹药的盒子也一样,它不能检测出服用了多少颗丹药,但能检测出体内大致有多少丹毒。

三条中的任何一条,其实都是在判断一个修炼者有没有培养的价值而已!

直到此时,缙云流风心里开始紧张起来。因为,他这是才忽然想起不得不面对的现实——真正算起来,两个世界他已经活了将近五十年了!

缙云流风猛然甩了甩被冲击得发麻发愣的脑袋,心里安慰自己道:“来到这个世界,我又从婴儿开始成长……身体都已经改变了,年龄肯定也变了!”

之前他没有年龄方面的担忧,是因为他认为,身体由成年变回婴儿,身体变了,组成身体的物质肯定也完全换了一遍。即使相貌一样,基因序列一样,他也相当于换了一个身体!

强自压下心中的惊慌,面上毫无惊容,镇定地报出姓名,一步步走向二十米外的检测处,看起来非常自然。

手放在盒子上,相隔几秒,盒子闪出一下蓝光,桌子后方之人开口说道:“过。”

缙云流风收回手,往下一张桌子走去,一样将手放到盒子上,几秒钟后蓝光出现,在又一声“过”中离开,沿着路往山谷里走去。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