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92章、大会之前 恃道长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隐藏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第92章、大会之前

空相无歧听缙云流风居然也说手段神奇,自然也很好奇,问道:“有多神奇?”

不只是空相无歧一人好奇,其他人也一样好奇,于是都竖起耳朵听缙云流风怎么说。

“我看得清清楚楚,他们所有人都身无长物,但突然旁边就出现一堆房子的部件!”缙云流风说道,“这种突然出现,不是从天而降,也不是从地下冒出来。就是无端端的出现,前一瞬还空无一物,下一瞬就出现在眼前!你们说,神奇不神奇?”

“神奇!”众人齐声说道。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惊讶过后,空相无歧又问道。

“怎么做到的,我也不是很确定。”缙云流风说道,“不过我猜测,他们是用了一种储物法宝。”

“储物法宝?这是什么东西?”空相家三伯问道。

他们家虽说在千江国算是不大不小的家族,但是也只是新近崛起的家族,最近几十年虽然都有家族子弟参加门派升仙大会,但尚没有一个通过考核成为门派弟子。因此,储物法宝、灵药分品、阵法和防御装备制作等等,他们跟缙云流风等人一样一无所知。

没加入门派,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互相之间没有交集,怎么可能得知这等隐秘?

因此,空相家三伯虽然一大把年纪了,也对此好奇不已!

“储物法宝是我猜想的一种东西,这种东西看看起来平常,可能是手镯、戒指、腰带等等镶嵌的一颗宝石,但里面蕴藏着一个空间。”缙云流风说道。

空相无歧听了说道:“哦,说了半天,原来你只是在猜测啊!”

“虽然只是我的猜测,但你想想是不是很合理?”缙云流风说道,“要不然,怎么解释突然出现一堆墙柱顶瓦?如果他们带着这些东西,我会看不见?”

“现在为止,这个解释最合理。”青叶长天说道。

“而且他们来的时候,除了三两个人是乘着飞行的大鸟,其他人,都是脚下踩着一把剑或者一柄刀。”缙云流风接着说道,“如果身上带着那些东西,还怎么御器飞行?那些飞鸟也驮不动那么重的东西吧?”

别看那几只鸟体型大,翼展三四米,但它们飞行全靠扇动翅膀获得力量,即使是进化成凶兽,驮一个没有修炼的成年人也不容易,再加上如果再加上三四千斤的墙柱顶瓦,别说进化成凶兽的飞鸟,进化成蛮兽都未必能成!

缙云流风说完,却见一群人都很不对劲,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你看到他们御器飞行了?”空相无歧激动地问道。

“看见了。”缙云流风说道,“这有什么值得你激动的?”

“这还不值得激动?”空相无歧说道,“这可是御器飞行啊!我们谁见过?整个升仙城,怕是也没几个见过!”

“我们一直在世俗之中打滚,从来没有接触过洞天境的修炼者,所以你会觉得神奇。”缙云流风说道,“不过,我认为御器飞行是洞天境修炼者都会的手段。而洞天境,不就是下一个境界吗?一但突破也就达到了,这用得了多久?几年后你也是他们中的一员,这么一想,你就不会激动了!”

“几年后?你还差不多!”空相无歧说道,“至于我们,不知道要几个几年才能达到。”

缙云流风笑道:“如果这个几年是两年,那我估计你们差不多也就两个几年。只要通过了考核进入门派,修炼的速度肯定比现在快!”

缙云流风这话可不是安慰之言,当然他所说的“你们”指的是空相无歧和青叶长天,不包括其他人。

空相无歧和青叶长天现在距离先天圆满虽然还差一些,但如果进入了门派,以门派内灵气的浓度,缙云流风估计要不了一年甚至可能半年就能达到先天圆满。如果自己是再过两年突破,那他们差不多也就用三年时间,多点不大。

“是啊!这次考核,一定要抓住机会,早一届通过,就早几年突破!”空相无歧下定决心道。

无论是灵气浓度、修炼资源、功法还是经验,门派和世俗都是天壤之别,就像两个世界,这也是人人向往成为门派弟子的原因。可以这么说,进不了门派基本上就断绝了继续进阶的路!

进入不了门派,即使运气逆天突破了,但没有后续功法,修炼之路一样断绝。

“尽力就好。”缙云流风说道,“大家都还年轻,这一次不行,那下一次再来。保住性命才是最紧要的,命丢了,什么追求什么向往都将化为泡影。”

缙云流风这话,主要是对空相家其他三个人说的。在缙云流风看来,空相无歧和青叶长天内功更深厚,还有防御装备防身,通过考核基本没问题,但空相家其他三个年轻人就很危险了。

当然,话说到就结了,他们只是空相无歧的族人,即使一起生活了半年,缙云流风也没把他们放在心上。不是缙云流风市侩,以境界高低结交朋友,而是他和他们的观念不一致,又没有往日的情谊,实在亲热不起来!

“等下一次,那不是被你落下更远!”空相无歧说道,“要是那样,以后还怎么做朋友?”对于跟上缙云流风的修炼速度,他是有自信的。

“我都是和比我差的人交朋友!”缙云流风笑道。

虽然是说笑,但很多时候确实如此,一片区域内两个实力相当的佼佼者很难玩到一起。比如白马卓异和江流铸,比如升仙城里的各大高手,这些人在一起,都会出现一个问题:谁主导谁。

实力相当,那谁又愿意被别人主导?因此,只能分开!地球上一山不容二虎的俗语,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空相无歧呵呵笑道:“我都是和比我强的人交朋友,好抱大腿啊!”

……

说说笑笑,吃过早餐,缙云流风就回房间,搬出琴弹奏起来。这个时候,他并没有修炼真气、练习剑法,而是休息放松、养精蓄锐,。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