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70章、抢劫者 恃道长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隐藏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第70章、抢劫者

脚下除了踩着枯叶发出的细微的声音再没其他,但远一点,周围十来米的地方,却不断有虫子从枯叶里爬出来,向更远的地方爬去——人怕被毒虫咬中毒,同样,毒虫也怕被人踩死打死。

用木棍敲打地面惊走虫子,这个办法虽然麻烦,但是却经济实惠。当然,惊走虫子的同时,也会惊走大部分野兽甚至凶兽。

棍子不停地敲着,三人离开路渐渐走远。

时间过了半天,眼看光线转暗,三人决定挖个洞夜宿。

很快来到一个土坡,找了一个小土坎,白马卓异说道:“流风你挖洞,我和江流去找吃的。”

“好。”缙云流风说道,“我保证把洞弄得舒舒服服的。”

白马卓异和江流铸放下多余的东西,隐没在林子里,缙云流风也开始动手挖洞。

缙云流风先将土坎前面的泥土挖下去一米多,再修整齐,土坎就有两米左右高了,然后才在土坎上横着打洞。

开始洞口小,宽七八十厘米,高一米三四,挖进去三米多之后才开始扩大。

长剑在手,挖掘泥土容易,倒是搬走泥土不容易,好在修炼者速度快力气大,很快就完成了。不但如此,缙云流风还掌拍脚踏将洞壁夯实了一遍。

缙云流风想了一下说道:“嗯,再在洞口这面墙壁上开一个带烟囱的火炉,就差不多了。”

说干就干,挖出火炉,缙云流风到外面砍了一根手臂粗细的树干通出了烟囱,完工了。

将最后一点泥土运出来,白马卓异和江流铸还没回来。缙云流风想了想,薅了一堆枯叶烘干,这用来垫在洞里很不错。

枯叶烘到一半,白马卓异和江流铸终于回来了,缙云流风见他们回来,问道:“怎么去了这么久?”

“这地方猎物少。”江流铸回了一句,问缙云流风道,“你弄这么多树叶干什么?”

“垫着坐啊。”缙云流风说道,“垫一团树叶,比只铺一层皮子软和。”

“可以。”白马卓异笑道,“你继续,我和江流去弄柴火。”

“多弄点。”缙云流风说道,“洞里我挖了一个火炉,在洞里也能烧火。”

“在里面烧火?那还不满洞是烟啊!”江流铸说道。

“有烟囱的,先试试看吧。”缙云流风说道,“要是不行再撤。”

“行。”白马卓异说道,“能烧火最好,就是不能烧火,弄点火炭进去也好,好歹有点光。”他们是先天后期境界的修炼者,眼睛经过真气的滋养,视力虽然比夜行动物差,但炭火发出的微光,也足够让他们的眼睛看清整个山洞。

找来柴火点燃,刚开始柴湿烟大,眼见着有烟漏出来,缙云流风对着吹了一会儿,火燃旺了之后,烟少了,再没烟冒出来,缙云流风说道:“可以了。”

“你挖的这火炉比较大,正好可以把湿柴立在边上烤干。”白马卓异说道,“这样后面就不会有这么多烟了。”

就这样,三人围着壁炉,一边烤柴一边烤肉。吃完一块烤得金黄的烤肉,江流铸说道:“这壁炉挖得不错,就是这里的湿气大了点。”

“刚挖的,哪能没有湿气。”白马卓异说道,“不过这点湿气奈何不了我们,只是感觉有点不舒服而已。”

“嗯,现在洞里温度高起来了,感觉是有点不舒服。”缙云流风说道,“要不,后面我们就尽量找别人住过的洞。”升仙城这么多人,这里肯定也跟万山原一样被人走了个遍。既然被人走了个遍,那要找别人住过的地方终究能找到。

没有寻找过灵药的人可能会认为被人找过的地方就不值得再去寻找,其实并不是这样。走了个遍不等于翻了个遍,有遗漏的灵药,也有之前的伪灵药长成灵药,再加上一些一发芽就是灵药的种类,所以,尽管鬼雾林被人走了个遍,但产出灵药的数量并没有减少多少。

相比起灵药这种不会移动的植物,作为动物的凶兽更为难得。人少了,未必能猎得到凶兽;人多了,人家凶兽早早就逃之夭夭了,只有犯二的凶兽才能被捡漏。

接下来几天果然每天都能找到别人住过的洞,每回只要将洞熏一遍就可以住下,方便多了。不过三人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时间过了几天了,他们却一株灵药也没找到。

这天中午,三人正在一片较为宽敞的坡上围着火堆烤肉,突然旁边钻出七八个人。他们将三人围住之后,其中一个开口喝道:“你们不知道这片地盘是我们的吗?把偷踩的灵药交出来,我们饶你们擅自进入我们地盘的罪过!”

缙云流风三人观察了一遍围着他们的八个人,然后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不以为意的笑容,不过迅即收敛起来。

江流铸更配合地打开包裹,一个一个地打开灵玉盒子,说道:“你看,我们一株灵药都没有找到。”

“是啊,我们进来好久了,一株我也没有找到。”缙云流风说道,“要不,你们可怜可怜我们,送我们一株?”

“你……”

“我们虽然刚来,但也没听说过哪一片地盘是谁的。”白马卓异说道,“你们不过两个先天后期、六个先天中期组成的小团队,如果都能占据一块地盘,那升仙城真是无人了!”

“现在,是你们送我们一株灵药,还是我们从你们手里拿?”江流铸收起灵玉盒子,说道。

缙云流风和白马卓异听得直笑,从人家手里拿,说得真好听,其实不就是动手抢吗!笑过之后,缙云流风说道:“你看他们的神情,明显透露出不相信。我看他们也不愿意主动送我们,还得我们自己动手拿。”

白马卓异也笑着说道:“自己动手,衣丰食足。很多时候该自己动手还得动手,要不然就得挨饿受冻。”

三人你一句我一句,提醒着对面八人,他们已经从抢劫者变成了被抢劫者。

此时八人中领头的那人心里后悔死了,本以为在这外围碰上的缙云流风三人是弱者——强者都进深处去了,谁会在这外围寻找?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