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69章、鬼雾林 恃道长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隐藏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第69章、鬼雾林

“就这么死了!”缙云流风叹息道,“这人命,也太贱了些!”

江流铸说道:“你的心肠真软!”

“难道你就一点不在乎?这可是跟我们一样的是人的性命。”缙云流风说道。虽然,他对此早有认知,但知道是一回事,心里还是接受不了。

“在乎什么!”江流铸说道,“从小到大,我看过无数类似的事情,心里早就麻木了。现在看到这样的事情,我唯一想到的,就是我得努力避免自己成为下一个!”

“那现在我们就开始避免吧。”白马卓异笑道,“走,出城!”

江流铸也笑了笑,着点头说道:“走!”

他们两个对着尸体没有半点不适,缙云流风却做不到。到现在为止,除了当初山贼攻村寨那一次,缙云流风也没见过几个死人。而死在他手里的,至今为止更是只有三个,而且每一个,都有该死之由,所以他心里才能过得去。

而现在死在他面前的人,并不是该死之人。但这世界就是这么残酷,死了也没人会管。

一时间,缙云流风很是怀念在地球的日子。那里是不能修炼,但是,生活秩序很好,生命安全很有保障,随意剥夺他人生命的事情,极少发生。

鬼雾林,在升仙城西面百里之外,所以三人取了马,往西而去。

打马飞奔半个小时,停下来打猎烧烤,填饱肚子之后继续跑。

不到一个小时,上了一个山口,就看到前方一片灰白的雾气笼罩。

“这里还是大太阳,对面却是浓雾笼罩,还真奇特。”缙云流风说道,“常年这么浓的雾气笼罩,湿度比外面大得多,枯叶杂草、动物尸体这些腐烂得更快,里面的空气,可能有毒。”

“一般来说没事。”江流铸说道,“腐烂产生的毒气毒性弱,只要运转真气,就足够抵御了。我们要当心的,是毒虫。这种雾气笼罩的地方,太适合某些毒虫生存了。”

下了山顺着路走进雾里,视线被雾气阻挡,越是深入,能够看清的范围越小。除了近处能看到绿色,天空和远处,都是一片灰白。

缙云流风说道:“放眼一看周围是一片灰白,感觉死气沉沉的,太影响心情了。”

“我也讨厌有雾。”江流铸说道,“每当有雾的时候,我就感觉很烦躁。不过谁让这里有灵药有凶兽呢?再烦躁,也得坚持。”

“要是有一双毒物咬不破的鞋子就好了。”白马卓异没有跟着抱怨雾气,而是开始考虑安全问题。这里地上是厚厚的落叶,所以脚下是最危险的。

“这得看这一次我们收获如何了。”江流铸说道,“如果我们运气好发现一片灵药,那别说买几双你说的这种鞋子了,就是防御配饰,也能一人买一件!”

“一片灵药,你这心也太大了!”缙云流风笑道,“我的要求不高,我们三个一个能找到一株就可以了。”

“这里是鬼雾林,不是万山原,灵药可不少,每人一株的要求是不是太低了?”江流铸说道,“我看这样,十天,每人三株,然后我们就回城,上酒楼大吃一顿!”

“十天?好吧。”缙云流风嘴里应着,心里却不认为他们能做到。要是寻找灵药这么容易,那升仙城的人怕是大部分都是先天后期了!

然而,刚才他们在城里转了一圈,少说也看见了上千人,但先天后期境界的修炼者却仅有四五个。这虽然有先天后期的修炼者不怎么露面的原因,但也说明先天后期的修炼者所占的比例不大。十来万人的升仙城,能有上千先天后期就不错了!

话说,先天后期,也不是轻易就能达到的。如果只看缙云流风这类资质超人、勤奋努力的少部分人,感觉确实很容易,年纪轻轻就顺风顺水的突破了。

但是,极大部分人,即使比他们努力,有丰富的修炼资源,有上乘的修炼功法,有名师悉心指点,想要突破也很困难。要不然,修炼界还有什么门派,全都是一个个家族了!

在雾里行走不到半个小时,缙云流风感觉衣服有点潮了,套在身上有些不舒服:“这湿气也太大了,再过一会儿,衣服怕是都能拧出水来了!”

江流铸说道:“简单,运转真气将衣服蒸干就行了。”

江流铸嘴里,开始运转真气,很快缙云流风就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热气,不一会,连他身周两三尺的雾气都消失了,他的衣服又变得干干爽爽。

在江流铸烘干衣服的时候,白马卓异和缙云流风都还没有结束,缙云流风赞道:“你的真气阳性重,烘衣服的效果真好!”

“烘干个衣服有什么值得赞赏的。”江流铸笑道。他对修炼的功法很满意。真气阳性重,虽然会导致身体长得更壮,还有使用真气时产生的热量更多,因此速度会受到影响,但相应的,力量也会变得更大!

“在其他地方看不出来,但在这雾气笼罩的鬼雾林可就不一样了!”缙云流风说道,“每次烘干衣服消耗的真气都比我们少,一天下来比我们要节省很多真气,差距就明显了。”

又往前走了一会儿,三匹马突然停下,耳朵齐齐朝前,看样子是捕捉到了什么声音。见此,缙云流风三人也停下话头侧耳倾听。

不一会儿,细微的声音消失,应该是远去了,三人又催马往前走,可不论怎么催,三匹马都不再前进一步。

见三匹马不愿前进,缙云流风想起当初陪他在万山原外围游荡的那匹马,于是说道:“算了,把马放了吧。在这林子里,马就是弱小的动物,把它们赶进去怕是活不了多久。”

三人下了马背,缙云流风举手吆喝一声,三匹马立刻转身向来路奔去,很快马蹄声消失在远处。

放走了三匹马,缙云流风三人一人砍了一根棍子,一边敲打着地面一边慢慢往前走。脚下踩着厚厚的枯叶,缙云流风有种踩在沙发上的感觉。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