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68章、危险的城市 恃道长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隐藏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第68章、危险的城市

“在丹药使用上将就,那是在糊弄自己。”缙云流风解释道,“如果因此留下隐患,那将来后悔也来不及。”

白马卓异听缙云流风如此一解释,若有所思地说道:“所以,在靖南城我要送你灵丹的时候你没要?”

“灵丹在靖南城极其稀少,我怎么能要?”缙云流风说道,“另外,那时候我虽然不知道丹药还分品级,但是心里总是感觉不是太好——我这个人,对陌生的事物向来是抱有警惕之心的。尤其是,我了解到很多人服用丹药到一定程度,再服效果就会越来越小,最后几乎没有效果。对比来看,服用丹药只是加快了每个境界前期的修炼进度,但整体上,突破的时间差不多甚至会更长!”

白马卓异和江流铸面面相觑,停了一下白马卓异说道:“好像确实是这样的。看来,我们也应该停下服用丹药了。”

“噗呲!”两个店员听了笑出声,其中一个更是鄙视道,“多少人拼了命的寻药猎兽,就是为了得到丹药修炼!你们买不起就买不起,这么装腔作势的说话有意思吗!”

“是啊,我们真买不起!”缙云流风笑着回了一句,转身就往外走。

江流铸和白马卓异追出来,说道:“我也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啊!”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缙云流风笑道,“他们愿意嘲笑就嘲笑去,愿意使用就使用去,反正将来吃亏的又不是我。其实,从下品灵丹和中品灵丹的价格就能看出有问题了!”

“对呀!”白马卓异说道,“中品灵丹比下品灵丹贵了好几倍,单单只是蕴含灵气的差别,价格肯定不会相差这么多!”

“所以,以后我们要使用灵丹修炼,最好是用上品灵丹。”缙云流风说道,“我们可不是甘心于停在先天后期的人,少用点丹药,对于将来突破洞天境作用肯定不小!”

缙云流风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好,但对于白马卓异和江流铸来说,却很难做到。因为,再过半年就是几个门派招收弟子的时候了,时间不多,他们当然想要实力更进一步,这样通过考核的可能性更大。

在旁边的店铺买了几个灵玉盒子,拎着继续往里走,白马卓异手里拋着仅剩的一个墨莹币,说道:“只剩这一枚钱币,怕是连吃一顿饭都不够了。”

“那我们现在就出城,到郊外打野兽烧烤去。”缙云流风说道,“只要自己舍得下力气动手,填饱肚子是没问题的。”

“呵呵,好不容易来到升仙城,却连饭都吃不起!”江流铸笑道,“早知道来的路上,就多花点时间两株灵药了。”

缙云流风说道:“别看我们碰上了一头凶兽野猪,可我们这一路走过的地方都有村寨和往来行人,要找灵药怕是比万山原还难。”

“这边有两个地方灵药比较多。”白马卓异说道,“我们是去鬼雾林还是去无尽沼泽?”

“要不去鬼雾林吧。”缙云流风说道,“鬼雾林虽然常年雾气笼罩,容易迷失,但好歹能脚踏实地。至于无尽沼泽,四脚甲兽无处不在,比鬼雾林更危险。”

其实,曾经的鬼雾林比无尽沼泽要危险得多,但鬼雾林毕竟只是一片山脉,探索起来比沼泽要容易很多。经过多少年来无数修炼者的探索灭杀,一些危险的物种灭绝了,没灭绝的数量也减少了很多,危险反而比无尽沼泽少了很多。

“那就去鬼雾林。”江流铸说道,“实话说我们对沼泽不熟悉,等慢慢熟悉了沼泽的情况,怕是已经没有时间了。”

“无尽沼泽你们是去不成了。”缙云流风笑道,“不过你们放心,以后我如果去了无尽沼泽,会想办法搞点四脚甲兽肉回来。等你们再来升仙城,我请你们品尝。”

江流铸说道:“算了吧,四脚甲兽生长在烂泥塘里,肯定不好吃!”

正说着,前面突然传来嘭的一声响,紧接着是几个人哈哈大笑的声音。

三人紧赶几步过去,就看到一人歪倒在地上,正艰难地爬起。这人十来米外,三个衣着华丽的年轻人打头,后面还有十来个拱卫着,正在肆无忌惮地狂笑。

“三位公子过来,你没长眼睛吗?就不会让个道?”离三人最近的一个向地上那人骂了一句,转头向三人谄媚地笑道,“公子、沧海公子、舒云公子,别被这泥腿子影响了兴致,奇珍楼的美酒佳肴还等着你们品尝呢!”

被他称呼公子的那人听了点头,说道:“沧海兄、舒云兄,请!”

看着三人带着一帮打手趾高气昂地离开,缙云流风想起了刚才“泥腿子”的贬称,这跟地球上简直一个样,种地干苦力的,都是生活在最底层的人。

等那一伙人离开之后,躺在地上的人慢慢爬了起来,捂着受伤的地方越过缙云流风三人离开,三人就这么看着没动。他们刚来升仙城,人生地不熟,不想因为帮人而惹上麻烦。

甚至,他们就没有帮人的想法。走上修炼之路的,谁不知道修炼之路步步荆棘?长时间的历练,让修炼者变得极为自私:自己遇到危险都希望有人能帮忙,但别人遇到危险自己肯定是不会出手相助的!

冲突双方离开,围观的人群也散开了,缙云流风说道:“这刚进城,就遇到这么个事。危险得很啊,我们还是早点出城吧。”

“是有点出乎预料了!”白马卓异说道,“我还以为十天半月不会发生一起,但现在看来,一天发生几起都很正常。”

挡了下道就被人家揍一顿,城里那么多人,他们三个也很有可能因此而惹上麻烦。

往回走不过几十米,刚看到之前被揍的那人的背影,就见他无力的歪倒在地上。

旁边两个人见此走过去,低下身试了试鼻息,又在脖颈动脉处上摸了摸,摇着头起身走了。

三人走近,缙云流风看到口鼻流血,脸色发青,检查了一下,人已经死了。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