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60章、即将离开 恃道长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隐藏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第60章、即将离开

缙云流风几人的话,让他们知道了今后要走的路——外界的消息,知道的人虽然不会故意保密,但也不会随便说出口,要不是这次听到,他们中很多人一辈子也不会知道。

回到城里,白马卓异和江流铸开始考虑继任的人选。白马会和江流会,他们付出了不少精力,不希望帮会就此没落解散。

“你们想要帮会在你们离开之后继续存在,我倒是有个主意。”缙云流风将一杯酒倒入口中咽下之后说道。

“唔~,你有主意?说来听听。”白马卓异说道。

“你说说看。”江流铸也说道。

“这要从很久以前说起了。”缙云流风说道,“好些年前,没来万山原之前,我也搞了一个帮会。当然了,我搞那个帮会先天境界的到我离开时连我也只有三个,还都是先天初期的,跟你们搞的没法比。”

白马卓异说道:“说重点,说重点。”

缙云流风笑道:“重点就是,我成立的帮会,除了一个会长,还有五六个副会长。反正只要境界实力够高,就给个副会长,另外立了一套规矩,这样一来,帮会就不容易分裂了。”

“嗯,这个办法不错,多设几个副会长,能够降低分裂的可能性。”白马卓异说道,“这就跟家族门派的长老一个道理,虽然权利没有族长掌门大,但也不小,能够把境界实力高的人笼络起来。”

“呵呵,家族可比不了!”江流铸笑道,“一个家族,是以血缘关系建立起来的,外人,可进入不了家族的核心。”

江流铸就出自家族,虽然只是一个小家族,但对家族的门道清楚得很。如果家族吸纳外人进入核心,那就容易发生家族被外人控制,甚至灭族。所以,家族从来不会让外人进入核心,一贯是以外人为打手,比如护卫、荣誉长老这些。

不但外人,就是家族内部,也是有亲疏之别的。比如他自己家,就只是跟族长隔了七八代的边缘族人,这样的族人,在族里又有什么话语权?又能分得多少资源?他从小到大,从家族获得的资源并不多,即使他的资质很好。族长和长老的子女,不但能得到大量资源和细心培养,境界到了再送去升仙城,而他,只能自己出来闯。

吃吃喝喝一天就过去了,除了给白马卓异和江流铸出了主意,其他什么也没做,早早睡了。

酒喝得多了点,半夜的时候起来尿尿,正好遇上景行剑。

“你也喝多了起来尿尿啊?”缙云流风问道。

景行剑回答道:“不是。我还没睡呢。”

“你修炼得很刻苦啊!”缙云流风赞道。

景行剑说道:“都是跟着你学的。”

缙云流风想了想说道:“嗯……既然这样,那我建议你多花时间修炼,少服药,尤其是丹药。”

“怎么说?丹药有什么坏处吗?”景行剑问道。

“我没服用过丹药,更不会炼丹,对丹药半点都不了解。”缙云流风说道,“不过,根据我的理解,服用丹药有好处但也有坏处,要不然,靖南城就不会没几个先天后期的修炼者了。”

“真有坏处?”景行剑想了想,觉得缙云流风说的也许真有道理。这靖南城汇聚了少说上千先天修炼者,灵药稀有,老药伪灵药还是不少,但修炼效果却太不如人意,很多修炼者都停留在初期圆满或中期圆满不得寸进。

“我认为不但有,坏处还很大。”缙云流风说道,“我一贯的原则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在我看来,剑兄你就算不服用丹药甚至伪灵药,抓紧时间修炼的话也不会比用药多用多少时间,所以我建议你尽量少服用。”

“嗯,流风兄你说得有道理。”景行剑说道,“就比如知文兄,以前服了太多丹药,后面是直接服用伪灵药,前面实力提升还算快,但后面这半年多,伪灵药没少服用,但进步却很小,应该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我提醒你一声。”缙云流风说道,“相对于知文兄来说,以你现在的年纪,突破到先天后期不难,只是时间早晚而已,就是突破到洞天境,也是很有可能的。你们四个当中,我最看好的就是你,希望你不要急功近利,你要调整心态,稳扎稳打地修炼突破。”

“好,我听你的。”景行剑说道。高方知文服用了那么多丹药伪灵药,一大把年纪了先天中期都没圆满,而缙云流风不服药,却已经是先天后期的修炼者了!有这两个摆在眼前的例子,他决定按照缙云流风的办法去试试,因为按照推测来说,他接下来就算大量服用伪灵药,效果也应该跟高方知文差不多。

两人说了几句,就各自回房间睡觉了。

第二天,缙云流风起得很晚,景行剑他们都在院子里练剑,缙云流风出去吃了回来,几人刚好停下。战无双见缙云流风回来,说道:“流风兄你回来了,我去拎几坛酒来,今天好好喝个痛快!”

“无双兄,昨天才喝了一场,今天就不喝吧。”缙云流风说道。

“昨天是会长和江流会长请,今天是我们自己喝。”战无双说道,“过两天你就要离开了,这一走,我们还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就好好喝他几场。”

“嗯~,行吧。”缙云流风想了想点头说道。

战无双说得不错,他这一走,再见面真的太难了。景行剑还有机会进入门派,但高方知文、战无双和展天空,在缙云流风看来几乎没有可能性,哪怕他们都在尽力修炼。

然而后来的结果,却跟缙云流风的断定不相同,这是后话了。

边喝边聊,喝完一坛,高方知文吃了几口下酒菜,也说起自己的打算:“流风兄走后,我也要走了。”

“你也要走?去哪儿?”战无双问道。

“回家。”高方知文回答道,“我出来已经许多年了,现在再呆在靖南城也没意思了,所以我决定回去。”

“也好。”

……

这最后几天,天天都在喝酒,几人都变成了酒缸。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