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58章、切磋 恃道长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隐藏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第58章、切磋

没让人等多久,缙云流风就和白马卓异一起来了。

双方隔着三十多米,缙云流风和白马卓异停了下来,缙云流风向江流铸抱拳说道:“江流会长,之前流风不知道你的厉害,说话狂妄了,一会儿还请江流会长手下留情。”缙云流风把话说得好听点,就算江流铸依然不会放水,但也好过说大话激怒他。

“我当时说的也是气话。”江流铸见缙云流风如此,开口说道,“事后我冷静下来,也想清楚了,说来也是我没管好手下的人。本来我想取消今天的约战,但现在看你已经突破了,那就不用取消了,今天我们就以武会友,切磋切磋。”

缙云流风一听江流铸如此说,心里顿时大定,谦虚地说道:“突破之后,我还没有动过手,不熟悉先天后期的战斗方式,那就多谢江流会长指点了!”

“呵呵!什么指点不指点的。”江流铸笑道,“只要你在无人的地方全力施展几次,很快就能掌握了。先天后期比起先天中期来,不同之处除了力量大一点,速度快一点,也就是能够发出的剑气伤人而已。”

一旁的东门子云见江流铸居然笑着这么说,心里惊讶不已,知道自己期盼江流铸杀死或者重创缙云流风之事落空了。

东门子云的父亲一听东门子云的呼吸变了,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嘴唇动着,用秘传音术将话语传入他耳中:“你还在想着有人杀了缙云流风吗?我已经跟你说过,不要有妒忌之心。现在我再说一遍,如果不消除你的妒忌之心,你早晚会毁在这上面!”

东门子云一听父亲的声音传入耳中,惊讶地转头看向父亲。

“不用看了,别人听不到,我用的是秘传音术。转过头去。”

东门子云转过头,耳中又传来父亲的声音:“子云,你记住了:我不希望你成为一个被妒忌蒙蔽头脑而失去进取心的人;更不希望你因为妒忌胡来而招来杀身之祸!”

城守嘴里在教育儿子,眼睛耳朵却听着白马卓异跟江流铸打招呼:“江流兄,过几天我和流风兄就准备出发去升仙城,你有什么打算?”

“去升仙城?”江流铸看着白马卓异,然后瞟了缙云流风两眼疑惑道。

缙云流风自然知道江流铸的意思,说道:“我初入先天后期,当然不可能通过门派考核,不过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正好卓异兄要前往升仙城,我打算跟着他穿过万山原过去,这样安全得多。去了升仙城,虽然不能马上就参加门派考核,但也可以先了解了解门派考核的事情,做好准备。”

“哦,原来是这样。”江流铸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打算这几天就走,那就一起?”

“好啊!”白马卓异说道,“说起来我们虽然都在靖南城,却没怎么说过话,这一起过去也好多聊聊,交个朋友。”

“是啊。”江流铸说道,“据说从我们千江国出去的人很少,这样,我们就更应该加强联系了。还有缙云兄你,过去之后虽然暂时无法加入门派,但我相信以你的资质,下一次肯定能成功。”

江流铸说了早去升仙城的好处,但是,早去升仙城也有坏处,那就是升仙城先天后期甚至先天后期圆满的修炼者不少,危险得很!

“多谢江流兄鼓励,我会好好修炼的。”缙云流风道谢道。

“好了,话就先说道这里。”白马卓异笑道,“你们两这就切磋一场,看看,大家都等得心急了。”

江流铸笑道:“也是,那就先切磋。缙云兄,请!”

“江流兄请!”

白马卓异往后退,场上就剩下缙云流风和江流铸。

缙云流风抱拳一礼,拔出长剑摆出起手式,双脚一曲身体往前倾斜迅速弹起。

缙云流风已经进入先天后期,即使只是初入先天后期,真气深厚程度也不是先天中期能比的,三十米的距离,只一次落地借力就到了,长剑直刺而出。既然是切磋,缙云流风出击的速度并没有达到最快,攻击的招式也不是劈斩、挺刺等力量更大的招式。

缙云流风的速度没有达到最快,江流铸自然轻易就避开了,脚下一点就移开了两米。

身在空中的缙云流风在江流铸移开的时候也离开上身后仰,越过江流铸之前所站立的地方脚前头后身体躺平,右手的长剑往头后一格,剑脊正好挡住江流铸刺来的长剑剑尖。

挡住江流铸刺来的剑尖,并借此力量身体再度加速前移。同时扭身曲腿头上脚下面向江流铸,长剑连续两次点在江流铸刺来的长剑剑尖,再次借力。此时脚已经落到地上,缙云流风双脚用力一撑,在地面踩出两个脚印的同时,身体也借此获得力量快速后退,终于拉开了二十多米的距离。

等缙云流风站定之后,江流铸开始进攻。但见他身形往扑来,手里的长剑指向自己,剑尖发出一丝无色的剑气飞射过来。剑气虽然无色,但它就好像空中射出一道水流,如果仔细点,还是能够发现。

缙云流风发现江流铸发出的剑气射向自己左肩,身形一晃立刻右移两尺,同时长剑上布满真气,向剑气斩去。他这么做,是要试试剑气的威力。

一条尺余长一截细绳一般的剑气,被缙云流风一剑斩断,但他的剑也在剑气的冲击下发出当的一声,偏移了尺余。

见此,缙云流风心里想道:“嗯,这剑气不错,速度快,威力也大,先天中期的修炼者要是遇上,基本上是没法逃脱的。因为先天中期的修炼者即使获得了灵觉,也不容易发现剑气,要避开就很困难。”

缙云流风避开了剑气,江流铸身形就跟了上来,直接飞到缙云流风上方,头下脚上,手里的长剑再次指向缙云流风,一连发出两道剑气。

缙云流风一见江流铸长剑轻点,就知道他在继续发出剑气,立刻举剑横档,剑身震动,当当两下挡住剑气并将之击散。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