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57章、如约应战 恃道长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隐藏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第57章、如约应战

这次突破容易得超出缙云流风的预计,缙云流风左思右想,觉得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当初吃的三枚灵果。另外,自己从来没有服用过丹药修炼应该也是一个原因。再加上自己特意注意放松,几个原因加起来,才有了这么大的效果。

突破之后,缙云流风清洗一下之后倒头大睡,一觉睡到大天亮才出门。呼吸着微冷的新鲜空气,看着院子在清晨的阳光下别有一番韵味,兴之所至,回屋搬出琴弹奏起来。

琴声响起不久,白马卓异就过来了。

白马卓异一见缙云流风,就发现缙云流风身上刚突破还没能完全收敛的真气波动,惊讶地说道:“嗬!你还真突破了!”

“运气好而已。”缙云流风停下手指说道,“这一次运气很好,比我想象的容易多了。”

“突破了就太好了。”白马卓异说道,“昨晚江流铸让人来通知,再有二十天就到你们约定之期了。现在你突破了,我就放心了。”

“是啊,现在突破了,要不了几天我的境界就能巩固了。”缙云流风说道,“这样战斗的时候就更安全些了。”

“就怕江流铸出全力,所以,你还是得小心。”白马卓异说道,“如果抵挡不住就及时认输。”

“我会的。”缙云流风笑道,“我可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说完,收起笑容,郑重地对白马卓异说道:“到时候,就全靠卓异兄了!”

白马卓异摆摆手,说道:“自家兄弟,用不着这样。况且,你已经突破到先天后期,江流铸要战胜你容易,但要伤到你却不是那么容易的。”缙云流风在突破之前就不比一般先天后期差多少,现在突破了,接下来半个月还有一个快速增长的时期,就会比一般刚入先天后期的修炼者强一些。这样,应对江流铸虽然吃力,但坚持一段时间却是没问题的。

缙云流风突破之后又回到之前修炼状态时的生活习惯,很快就被江流铸知道了。

“这缙云流风怎么又开始勤修苦练了?”一个队长说道,“他是不是还想要跟会长你打一场啊?虽说他比我们要强一些,可跟会长你比起来就差太远了!难道,他知道会长你不会下重手?还是他真不怕死?”

“你想的不对。”江流铸想了想说道,“我看,他是突破了。”

“突破?不可能!”另一个队长说道,“突破哪有这么容易的?玩几天,然后一下子就突破了!要是突破能有这么容易,那我们又怎么会困在先天中期圆满四五年呢?”

“人和人不能比啊!”江流铸感叹道,“你们不能,就是我也不能,但未必就没有人不能!缙云流风能够这么年轻就成为先天中期里的高手,比我们早太多了,可见其资质有多好!有这样资质的人,不能以常理揣度啊!”

“这么说,会长你坚信缙云流风已经突破了?”之前说话的队长问道。

“你们都了解缙云流风的消息,之前他可是每天都花大量时间修炼。”江流铸知说道,旁边几人都点头,江流铸接着说道,“但半个多月前突然改变,天天吃喝玩乐,当时我们都以为他放弃跟我约战之事了。但从他今天所做来看,我认为之前这半个月他不是放弃了,而是准备突破!现在他突破了,自然又跟以前一样了。”

缙云流风突破,更坚定了他在得知缙云流风加入白马会后做出的决定,只是打一场切磋战友谊战,而不是灭了缙云流风。因为如果要杀突破之后的缙云流风,不是几招几式能解决的,这么长时间,一边的白马卓异随时能插进去,到时候白马卓异和缙云流风联手,自己反倒会陷入危险之中。

江流铸是从缙云流风的举动中分析出缙云流风突破,而东门子云则是跟白马卓异一样看到的。

东门子云去找缙云流风,本来是想听缙云流风弹琴的,但发现缙云流风身上泄露出来的真气波动后,没说几句话就离开了。

回到城守府,东门子云阴沉着脸回屋,砸了几个杯子踹倒两个凳子发泄了一番才稍微平静了一点。

东门子云在屋里砸杯子踢凳子,他爹很快就知道了。

城守大人过来,进屋就看到地上的碎瓷片和歪倒的凳子,之后才看到从床上坐起来的东门子云,问道:“你不是去找缙云流风听琴吗?这是怎么了,脸色如此难看?”

东门子云气冲冲地说道:“缙云流风突破了。”

“他突破了跟你有什么关系?在你面前炫耀了?”东门城守说道。

“那倒没有。”东门子云回答道。

“既然他没有在你面前炫耀,那你生什么气!”

“我就是不服气,为什么他比我还小几岁,却已经突破了!”

“各人天赋资质不同,这有什么好生气的?而且你只要一突破,就能进入门派,他却需要去参加门派考核。他刚突破,几年之内是不可能通过门派考核的,所以,你很快就会超过他。”

“可只要他加入了门派,同样会赶上来并超过我的。”

“呵呵,也不一定。过不久他不是就要跟江流铸决战了吗?你说如果我拦住白马卓异,那江流铸能不能杀了他?”

“谁知道江流铸有没有杀他的心思?”

“你还真这么想啊?杀了他,你修炼的速度就能加快了?千万不要有这种心思!资质好的人多得很,一次两次得手,难道次次都能得手?如果有一个逃脱,那就是给自己带来灾祸!”

“那怎么办?”

“自己修炼自己的,不要管别人如何。资质是生下来就注定了的,但个人的努力却只凭自己。你记住,妒忌之心,只会害了自己!”

“知道了,爹。”

时间很快过去,到了约定的日期。

江流铸很早就到了城外,城守父子也在不久之后到了,看到只有江流铸,东门子云说道:“缙云流风怎么还没有来?”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