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51章、水陆星第一个和尚 恃道长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隐藏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第51章、水陆星第一个和尚

从展天空中毒受伤,一直到回靖南城,一个多月的时间,展天空虽然有些进步,但其实跟没有一个样。

这么长时间,一般人已经能成曲子了,可他虽然是按照曲谱弹的,听起来却像是在打铁,而且是铁匠铺学徒打铁!

洗漱出来,展天空又开始练琴,缙云流风听着他制造的噪音,阻止道:“天空兄,你不用练得这么勤,事情做得过了,效果也不好。”好不容易回城,该舒舒服服地享受一下,而不是一天到晚听噪音。

“是啊天空兄,这段时间你每天都练好长时间,可效果却不太好。”景行剑也说道,“或许多放松放松,不要把自己绷得太紧,效果会更好。”

“我觉得呀,天空兄就不适合学弹琴。”战无双说道,“你看他用了多长时间才记住一首曲子。再看看他那手指,跟个小萝卜似的!这么粗的手指,怎么弹琴啊!”

“夸张了点。”缙云流风笑道,“记曲子慢点现在没关系了,反正天空兄只要记住一首曲子就行。至于手指,粗点不怕,不过要多活动活动。弹琴,手指不能僵硬,越灵活越好。”

“手指的问题倒是能解决,不过那也只是初步要求。”缙云流风继续说道,“最重要的还是情绪的问题,心静不下来,那琴声就没有效果。得解决这个问题,你们几个有没有办法?”

景行剑说道:“这段时间听着流风兄你的琴声修炼,我们也知道平心静气对修炼的好处。要是有能够让人心情平静下来的办法,我们早就用了。”

“我倒是听说过一种,不过代价太大。”战无双说道。

展天空急忙问道:“哪一种?”

“把蛋蛋割了!”战无双说道,“你看猪,没割的种猪那脾气暴得很,可割了蛋蛋的猪,就不怎么跳了,经常是吃了睡睡了吃。猪能行,人应该也可以!”

“这个……这个主意烂得不能再烂了!”高方知文说道。他见过那样的人,不男不女的,太奇怪了。而且,谁狠得下心对自己来那么一刀!

“对了,天空兄你有后代没有?”战无双说道,“如果割了,那家伙就没用了,要是决定用这个办法的话,还是先留个种的好。”

“无双兄,这个时候就不要开玩笑了。”缙云流风说道,“天空兄现在正着急呢!”

“不是开玩笑啊。”战无双叹息道,“如果想不出其他办法,那这个办法也得用啊!”

“要是连割蛋蛋的决心都下得了,那还下不了控制情绪、减少杂念?”缙云流风白了他一眼说道。

“也倒是啊。”战无双拍了一下脑袋对展天空说道,“现在你就得狠心一点,下个决心控制情绪减少杂念,如果做不到那就割蛋蛋!你想想如果割了蛋蛋,以后就没得玩了,这样的话,你就能坚持的下去了。”

“用割蛋蛋来逼迫自己,这个办法还算靠谱一些。”缙云流风点了点头说道,“虽然狠了点,但成功的可能性也大。”

“这不是狠了点,而是太狠了!”景行剑说道,“这不是把自己逼到墙角吗?不成功便做不成男人了!”

“嗯~,还有一个办法。”说到太监,缙云流风想起了佛家,对于展天空这种情况,佛家很有解决的办法。不过,他对佛家并没有多少了解,有限的知识,都是从影视、小说里来的。

“什么办法?”展天空问道。

“一种心灵修行的办法。”缙云流风说道,“先定下一个目标,坚信自己的目标能够实现,然后照着目标努力。当然了,努力的过程就是充实自己,同时也要禁止做不利于自己的事。”

连弹琴展天空都愿意试,那缙云流风这个办法他当然也愿意尝试。

缙云流风对佛家知道得少,剃度仪轨更是一无所知,所以只能根据自己了解的主要内容来拼凑出一套仪式。像展天空这样的,首先来个庄严的仪式,能提升他相信的程度。至于坚信甚至成为信仰,那并不是一套仪式能解决的。

首先沐浴更衣,然后让展天空在大厅中间盘坐,高方知文几人观礼。

缙云流风装模作样地合什叨念了一句“光明普照”,然后坐下,一脸严肃地说道:“展天空,自今日始,愿意控制自己的贪欲不?”

合什能用,但阿弥陀佛之类的佛号就不能用了,于是缙云流风就想了这么一个号。另外问“戒除”,那不现实,所以缙云流风只问愿意不愿意控制。

“愿意!”展天空合什道。

“自今日始,愿意控制自己的怒恨不?”缙云流风再次问道。

“愿意!”展天空答道。

“自今日始,愿意摆脱心性迷暗不?”缙云流风第三次问道。

“愿意!”展天空答。

佛家三毒贪嗔痴问完了,接下来就只有最后一个慈悲了:“自今日始,愿意对弱者施予同情和怜悯不?”

“愿意!”

“好,愿你终有一日超脱,心性光明,得大自在!”祝愿了一句,缙云流风起身拿起摆放在桌上的小刀,开始给展天空剃头发。

不一会儿,一个光溜溜的大脑袋出现在大家眼前。战无双看着想笑又觉得场合不对,憋得很辛苦了,高方知文和景行剑眼睛里笑意也很浓。

剃完头,缙云流风合什宣号:“光明普照!”

展天空也应和:“光明普照!”

仪式结束,展天空回房间清理碎发,这时候战无双才哈哈笑起来,高方知文和景行剑也跟着笑。

笑了好一会,战无双才说道:“流风兄你怎么会想起给他剃头发这一出?剃成光头实在是怪异好笑!”

缙云流风说道:“我好不容易才搞出这么一个仪式来,当然得特别些。都别笑了,严肃点。”

打发了几人,缙云流风又进房间,按照自己的理解拼凑了一些道理装订成册子,交给展天空。

“这册子上的东西,是对是错你得慢慢斟酌,精华留下,糟粕舍弃。”缙云流风说道。

展天空说道:“流风兄你比我懂得多多了,我哪能挑出什么错来!”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