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50章、展天空的转变 恃道长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隐藏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第50章、展天空的转变

回到靖南城,缙云流风几人换了院子,住在了白马会的会堂附近,只隔了六七十米。

周围白马会的兄弟很高兴。这一次一起进林子的都知道,在副会长弹琴的时候修炼,比平时效果要好不少!

而这消息很快传进了城守的耳朵里,城守派了儿子东门子云前来打探。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东门子云进了院子,东拉西扯了一会儿,才说到正题:“听说流风兄琴弹得非常好,子云也喜欢弹琴,不过琴技实在太差,特地来学习学习!”

“呵呵,我弹得也不怎么样。”缙云流风笑道,“跟仙客来、玉液春那几位姑娘相比还差得远。”

“唉,那几位姑娘的琴技确实很好,可是人家毕竟是姑娘家,也不好上门请教。”东门子云说道,“正好流风兄你是男子,所以子云就厚着脸皮上门了。”

“互相交流吧。”缙云流风笑了笑,说道。

“多谢!”东门子云笑道,“那我就打扰了。”说完盘腿坐下,做出聆听状。

缙云流风琴声一起,东门子云就开始运转真气,初时没有感觉,等到一遍过后第二遍开始,东门子云心静了下来,这时候终于有所察觉,真气运转顺畅了一些,一边控制着真气运转,感觉自己游刃有余。

确认了效果,东门子云于是停下了修炼,默记起琴曲来。他不可能一直跟着缙云流风,而且就算跟着,缙云流风也不可能每天弹几个小时琴。所以,他决定记住琴曲,然后再找人弹奏,这样他就可以随时利用琴曲修炼了。别人都还在山里找鸟蛋,他却已经想着养鸟了!

东门子云每天都来,直到缙云流风再次进山。

深入万山原总会有危险,第三天,展天空也中招了。一条不到两尺的黑灰色小蛇咬穿了他的鞋子,在他右脚大拇指前端留下了两个牙洞。

蓝队长过去看了一眼被斩成两段还在不停扭动的蛇,急忙叫道:“快把鞋脱了!”嘴里说着,手上也不停,几剑将蛇头斩碎,对身边一个兄弟说道:“去挖了个坑把毒牙埋了,免得兄弟们不小心踩到。”

说完转头,展天空已经将鞋子脱了,蓝队长掏出小刀,在牙印上划了两个十字,毒血就流了出来。

缙云流风走近去看,毒血的颜色发黑,还有一股腥臭味。

划出十字,蓝队长说道:“你自己用嘴把毒血吸出来,直到血的颜色变红为止!”

“我吸?”展天空疑惑地说道。

“你不吸谁吸?当然是你自己了!”蓝队长说道。

“我都中毒了。”

“那又怎么样?你又不是美女,如果你是美女,我肯定会帮你。”蓝队长说道,“快点!要不一会儿毒血进入心脏,你就死定了!”

在死亡的威胁下,展天空不得不抱着自己的右脚,低头将大脚拇指含在嘴里吸--毒血。

见蓝队长不再忙了,缙云流风才问道:“蓝队长,这蛇很毒吗?”

“很毒。”蓝队长说道,“不知道的人,看着这黑线蛇黑灰色的蛇皮不像其他毒蛇那样斑斓艳丽,而且还不到两尺长,被咬了也不重视。可这种轻忽,却能更要命,等发觉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被黑线蛇咬了,如果不把毒血吸出来,先天中期也活不了!”

“唔,确实如此!”缙云流风说道,“如果是被外表艳丽的蛇咬了,大家都会及时处理。像这种看起来一点不特别、太过平凡,而且被咬之后并不会感觉到麻木疼痛的蛇,大家都会轻视,以为是无毒蛇,大意之下就会丢了性命。”

等展天空吸出毒血,蓝队长让一个兄弟给他糊药,缙云流风叫过景行剑说道:“天空兄这下瘸了腿,你去砍一根杖子过来给他用。”

“现在用不着杖子。”蓝队长阻止了景行剑,说道,“他身上遗毒还没有清楚,可不能自己走,得静养两三天才行。”

两个先天初期的兄弟抬着展天空走,缙云流风在旁边说道:“天空兄,这下可是舒服了,有人照顾,还有人抬着走。”

“哈哈,也是啊,以前受伤了可就只能老实呆着了。”展天空笑道。

“现在你没法乱跑,正好趁这个机会找找修炼的感觉。”缙云流风说道,“没有了那个鬼魂作祟,你的修炼差得太多了。”

“我也在尽力啊。”展天空叹息道,“不过好像没进展。流风兄,你说我是不是要就此止步不前了?”

“不至于!”缙云流风一听展天空语气颓丧,忙说道,“就算一天两天没有进步,一个月两个月总会有所进步的。继续坚持下去,总会变得正常。而且,即使坚持不住,不是还有伪灵药吗?服用伪灵药修炼,一样能提升实力。”

缙云流风说的展天空自然知道,不过如果坐不住,服药也会非常浪费:“或许,我应该跟你学弹琴,这样我一边弹琴一边修炼,就不会坐不住了。”

“弹琴?你可以试试,不过我不看好。”缙云流风说道,“以我的经验,弹琴时心静,琴声才会有静心的效果。”

缙云流风自己,也不能保证每次弹琴都有效果。最近景行剑告诉他有效的时间短了,他自己也有所察觉。

“我毕竟是年轻人,而且是有所求的年轻人,个人修养也差得太远,琴声能有又效果就已经是意外之喜了。”缙云流风心里想道。

展天空说道:“必须得试试,要不然就这么下去,我真没信心修炼之路能走下去。”

以前,那个鬼魂在他睡觉的时候控制真气运转,他占了天大的便宜沾沾自喜。可现在,鬼魂被消灭了,鬼魂带给他的好处也没有了,有的,只是一颗没经受过磨练的躁动的心!

既然展天空要学,缙云流风就教,正好现在有时间。

不过就苦了其他人了。同样一方琴,同一根琴弦,缙云流风一弹悦耳动听,可展天空弹的时候是暗沉破响声嘶力竭!

虽然不少人抱怨,都劝他不要学了,他自己也知道弹得难听,可他并不想放弃。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