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42章、酒馆会江流铸 恃道长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隐藏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第42章、酒馆会江流铸

“没想到那人是江流会的人,这下麻烦了!”走了一段,原山担心地说道。

“赶马车的时候看到前面山挡着路,会以为前面没路了,但是真赶到山前,会发现路并没有到尽头。”缙云流风说道,“虽然是个大麻烦,但肯定有解决的办法。而且,我也不相信江流铸会为了一个讨妓--女欢心的傻子出头。”

解决的办法当然有,最简单的就是加入白马会!不过一切还得看一会儿见江流铸的结果,缙云流风其实不太喜欢受约束,而且也要为景行剑他们考虑。

直上酒馆二楼点了酒菜,不一会儿酒菜上来,缙云流风跟往常一样该吃吃该喝喝。见其他人有一下没一下的,心思都没在酒菜上,于是安慰道:“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大不了大家都投白马会去!有我,有知文兄和原山兄在,大家进了白马会也不会被派去送死。”

缙云流风提到白马会,一干人总算有了生气。谁都知道白马会和江流会两大势力实力相当,他们既然惹到了江流会,那加入白马会自然能保证安全。

一坛十斤的酒还没喝完,江流铸就来了。

江流铸只带了三个人,并没有搞大排场,他也用不着召集人手壮声势。

手下一指缙云流风,江流铸径自走了过来,说道:“你杀了我的人,还口出狂言奚落江流会,奚落我?”

“江流铸江流会长?”缙云流风确认了一下,摇头说道,“我还真没奚落江流会,也没奚落你。”

“没有?先前敢做,现在却不敢承认了?”江流铸说道。

“我想想啊……嗯,我是这么回答的:刚才我是杀了一个被妓--女迷得晕头转向的傻蛋。实力没多大点,却想着踩我以搏美人欢心。这样的傻子能活到现在,还真是奇迹!”说完指了指站在后面的刚才叫嚣之人,继续说道:“然后这位就叫嚣我敢杀江流会的人,死定了。我说,这话让你来说还差不多。怎么样?没奚落江流会,也没奚落你吧?”

江流铸定定地看着缙云流风,他能看得出来,缙云流风还没到先天中期圆满,但是实力却不弱于先天中期圆满的人,而且有了先天后期才普遍有的灵觉。这样的人,确实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决定他死亡的。

于是转头问带来的手下:“被妓--女迷得晕头转向是怎么回事?”

“这……”手下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可他刚才汇报的时候根本就没说啊!刚才只顾着给缙云流风上眼药了。

“是这么回事。”缙云流风说道,“几个月前我从万山原回来,房子被一个女人占了,我们又重新盖了房子。不过那个女人把我曾经的房子当成了青楼接客,让我心里厌恶,正好两个嫖--客起了争斗将房子毁了,于是我一把火烧了那堆木头。这就引来了仇恨,今天回来,就被你手下的那个叫……嗯,洪猛的嫖--客拦住让我赔偿,不然就要卸我一只手或者一条腿。”

缙云流风笑了笑继续说道:“我烧我的房子还要给人赔偿,不然就要我缺胳膊少腿,这我当然不干啊!”

“不长脑子,被一个妓--女耍得团团转,就是不死,我也会好好收拾他。”江流铸心里想着,转头问手下,“那个妓--女呢?”

“死……死了。”手下慌忙回答道。

“死了?”江流铸说道,“敢把主意打到江流会上来,死了算是便宜她了!”

发泄了一句,转而对缙云流风说道:“虽然是洪猛找事在先,但他毕竟是我手下之人,死了不能就这么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这样,你跟我打一场,无论胜败我都不会再找你麻烦。”

“呵呵呵……江流会长,你可是先天后期,哪有什么无论胜败?”缙云流风笑道。

“你答应还是不答应?”江流铸不管缙云流风怎么说,自顾自地问道。他吃定了缙云流风,除非缙云流风能够悄悄逃走。

“要打也可以。”缙云流风想了想说道,“给我半年时间,半年之后我来找你,就在城外战一场。”

江流铸点头同意,说道:“好!半年之后,我等着你。”说完带着手下去了他一贯坐的雅间。

江流铸答应得痛快,是因为他认为缙云流风不可能在短短半年之内突破,甚至连先天中期圆满也达不到。反正早晚都能给缙云流风一个教训,用不着着急。

而缙云流风说出半年之期,也有自己的打算。他根据自己的修炼速度,估算半年之后自己差不多能够突破。就算不能,也只差临门一脚,正好可以借助跟江流铸的战斗来突破。

至于是否会受伤,缙云流风认为最多只是受点轻伤,真要应付不了,难道不会认输?反正江流铸要的是面子,而缙云流风也没傻到胡乱为了无谓的面子拼命。

吃饱喝足回到院子,缙云流风搬出琴弹了起来,正在弹奏,白马卓异来访。

白马卓异说道:“呵呵,你刚刚跟江流铸定下战斗约定,现在却有闲心弹琴。”

“呵呵,战斗是在半年之后,时间还早。”缙云流风笑道,“并且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打不过大不了认输不就行了?众目睽睽之下,他应该还是要点脸的,不会我认输了还继续攻击我。”

“还是得小心一点,江流铸毕竟是先天后期的修炼者,如果到时候你没有突破,我认为你还是直接认输为好。”白马卓异说道。

“嗯,白马兄你这个建议不错。”缙云流风笑道,“要是到了那天我直接认输,怕他脸都会气绿。”

“也是!”白马卓异笑道,“他是打算好好教训你一顿,警告其他人惹到江流会的下场。”

“不是惹到,而是反抗!”缙云流风说道,“他是以我为例,警告其他人反抗江流会的下场。”

当然了,缙云流风并不相信江流铸这么护短是为了手下好——对于修炼者来说,手下是用来利用的,死活他们哪会在意?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