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41章、找死的人 恃道长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隐藏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第41章、找死的人

缙云流风比往常更轻松悠闲,因为在发泄完了,真气恢复之后,他有了灵觉——一种先天中期境界极少出现的、能可以大幅增强拥有者视听嗅触等知觉的能力!

有了灵觉,缙云流风用不着像之前那样,每一个犄角旮旯都得靠近一米左右才能辨别是否有伪灵药,现在他距离两米多就能发现伪灵药,自然轻松。

搜索、弹琴、修炼、睡觉,缙云流风每天重复着同样的事。一晃一个多月过去,一群人带着收获,欢欢喜喜地往回走。

出了树林,一行人并没有放慢脚步。尤其是缙云流风他们,享受过城里的生活之后,现在是恨不得躺在澡池里舒舒服服地泡一通,然后去酒馆里大吃大喝一顿!

然而走到那做雕梁画栋的“青楼”前的时候,一行人被人拦下了。一个雄壮不下于战无双的大汉指着缙云流风喝道:“小子,总算堵到你了!”

“呵呵!”缙云流风笑了笑,说道,“堵我,所为何事?”

“你烧了魅儿住的房子,得赔偿魅儿!”壮汉大声道。

“魅儿是谁?”缙云流风笑道,“我可没听过这个名字。”

“是我!”一个虽媚却带着恨意的声音说道。

缙云流风看过去,正是曾经占过他房子做皮肉--生意的女人,眼前这座“青楼”的主人。

“那个房子,好像是我的吧?”缙云流风摇了摇头说道,“另外,我烧的时候房子已经倒塌了,只是一堆破木头。”

“你……猛哥!”女子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她之所以要找缙云流风的麻烦,是因为缙云流风烧了倒塌的房子。这可不仅仅是烧房子,而是看不起她,是厌恶她,她怎么能忍受!然而这话不好出口,所以只能催促大汉。

“老子不管是不是你的,只要是魅儿住过的,就是她的!”大汉叫嚣道,“要么赔偿,要么留下一只手或者一条腿!”

对方有十一二人,缙云流风这边也有十人,不过,缙云流风并不打算让他们插手,毕竟原山五人并不是他的队友。

所以,缙云流风将琴解下递给原野,拔出长剑看着对面十几人,说道:“动手吧。”

对面虽然有十一二人,但其实大多都是打酱油的角色,一看缙云流风这边十来人,真要开战,他们可就不愿意了。

不管对方有多少人愿意,多少人不愿意,缙云流风既然拔出了长剑,就不会停手。右手一震往上一带,长剑嗡的一声被缙云流风举过头顶,盯着对面的大汉双脚一曲猛扑过去,长剑划出一道幻影猛然劈落!

当的一声巨响,大汉连退几步。缙云流风将弹起的长剑向后划出一个圆卸力,身形继续前进。绕回的长剑自下而上点在大汉慌忙攻来的长刀刀柄前四五寸处,侧身避过弹起的长刀,同时长剑借反震之力一滑,快速无比地刺进了大汉前胸,从后背穿出。

拔出长剑,缙云流风没再管已经被刺中心脏的大汉,眼睛看着惊慌后退的众人,平静无波。

“还有谁?”缙云流风问道。

他眼睛看向谁,谁就慌忙转脸后退。而隔得更远的那个什么魅儿,此时正急急忙忙往房子里跑去。

缙云流风左手一挥,众人只觉一抹暗芒一闪而逝,再次慌乱躲避。而那个魅儿跑到门边,突然浑身乏力,扶着门软软倒在地上。

这段时间缙云流风打猎,将暗器手段重新捡了起来,而那个魅儿本就缺少战斗经验,又不过是先天初期,惊慌失措背对着缙云流风,射不中才有鬼了。

“做一对亡命夫妻也很好。”缙云流风轻轻说了一句,转身向城门走去。

缙云流风离开,高方知文等人也跟上,十来个跟着地上躺着的再也猛不起来的猛哥出来人目送他们离开之后,才查看起地上的猛哥,很快又发现了歪倒在门边死去的魅儿。

“这样的美人儿,怎么能下得去手呢!”其中一个再也憋不住,惋惜地小声说道。

“对啊,这样的美人儿疼还来不及呢,怎么能杀了她呢?心肠太毒了!”另一个也说道。

“就是!”

……

这些人大加谴责抨击,其一是惋惜没人死了,今后没得玩了。其二,则是掩盖刚才自己被吓得惊慌失措。

发泄了一番定下心来,才又想起地上那猛哥。

“这洪猛是东流会的人,那人杀了东流会的人,这下摊上大事了!”一个知道猛哥身份的人幸灾乐祸地说道。

“等他下次出来,看他还牛气不牛气!”有人听了立刻高兴地说道,“被东流会盯上,他想逃也逃不了。这段时间我不进山了,就等在这里看东流会如何收拾他!”

“哈哈,我也是如此想的!”

“先通知东流会,顺便来搬尸体。”

“把他的相貌画出来,找起来容易。”

……

进了城,换钱、买衣服、租院子、洗澡换衣服,收拾了一番才出门向酒馆走去。

刚从小道转进大道,旁边就传来一声“站住”,一行人转头看去,一个手中拿着一张展开的宽尺五,长二尺的纸,从纸上透出的阴影看应该是一幅画。

“你叫谁站住?”缙云流风说道。

“叫你!”那人指着缙云流风说道,“你是不是刚才在外面杀了洪猛!”

“嗯,刚才我是杀了一个被妓--女迷得晕头转向的傻蛋。”缙云流风说道,“实力没多大点,却想着踩我以搏美人欢心。这样的傻子能活到现在,还真是奇迹!”说完摇头不已。

“小子,你敢杀我东流会的人,你死定了!”那人虽然独自面对缙云流风一伙人,却依然叫嚣道。

“哈哈哈……”缙云流风笑道,“这话,让东流铸来说还差不多!”

“狂妄!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我东流会高手众多,随便一个都能灭了你!”

缙云流风轻笑道:“我还真不信!另外,你不过是一个小喽啰,不要替你们江流会长做主。”

缙云流风说完,转身走了几步,头也不回地说道:“告诉你们会长,我在仙客来酒馆等他。只等一个小时,过时不候。”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