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38章、景行剑突破 恃道长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隐藏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第38章、景行剑突破

“真是可惜了!”也没有其他人相陪,房间隔音也不错,白马卓异说道,“本来我想,等我离开之后,把白马会交到你手上。”

缙云流风笑道:“多谢白马兄!不过,白马会给我也没什么用啊。”

“怎么会没用。”白马卓异说道,“白马会这么多人,进入万山原深处寻找灵药更安全。”

“原来是这样!”缙云流风摸了摸放在旁边的琴,说道,“不过对我来说,有没有灵药并不是那么重要。”

“对了,白马兄你说你要离开,是不是有门派要开山门招收弟子了?”缙云流风问道。

“是的。”白马卓异回答道,“再过一年多不到两年,就到几个门派同时招收弟子的日期了。”

“哦,不到两年……这时间有点赶。”缙云流风想了想说道,“一年时间,我想我应该能突破。如果那时你还没走,那我跟你一起去见识见识。”

“呵呵,流风兄真自信!”白马卓异笑道,“要是那时候我还没离开,那就一起去。就算不参加考核大会,去见识见识也好。”话虽如此,不过白马卓异心里并不认为缙云流风能在一年左右突破。

缙云流风这么年轻修炼到现在的境界,在他看来就算资质出众,也必然使用了丹药。缙云流风想要突破,靠修炼肯定不行,只有使用灵药灵丹才行,可灵药,又哪是那么容易找到的?

相比白马卓异的不相信,缙云流风却是对自己信心十足!他每天都要拿出足够的时间来修炼,以现在的修炼速度,就算没有灵药灵果的帮助,他也能在一年内突破到先天后期。

一年内突破到先天后期,后面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好好修炼,以他的实力,未必就不能参加门派考核。

交谈了一番缙云流风离开,白马卓异客气地送缙云流风出门。虽然缙云流风没有答应加入白马会,但是让缙云流风加入白马会也不是他的目的,交好缙云流风才是他的目的。

缙云流风带着琴回到小院,叮叮咚咚地弹了一曲《沧海一声笑》,然后听到原山的声音说道:“没想到流风兄你琴技这么好!”

缙云流风转头看到原山几人趴在院墙上,笑道:“呵呵呵,我的琴技只是一般般,不过是曲子对大家胃口罢了。”缙云流风的话并不是谦虚,他喜欢听琴曲,也跟着学过,但只是能够装个样子,琴技其实很差。别说跟仙客来那位琴儿姑娘比,就连跟东方清湖和青阳槿生比也差得远。

“反正听着好听得很,要不你就再来一曲?”原山说道。

缙云流风从善如流,这次弹的是《渔舟唱晚》。曲子很平淡,一般人不喜欢,但缙云流风却很喜欢。手指不停弹拨,缙云流风听着曲子,脑子里渐渐描摹出渔舟晚归,渔翁在倒映着晚霞心的河里惬意地唱着歌划着船回家的景象,心里升起淡淡的欣喜和满足。

他发现,这些曲子非常讲究个人修养,修养不够,听起来就是清汤寡水没滋没味。只有修养足够的人,才能品出其中的真味。

原山等人自然品不出其中的真味。所以缙云流风一曲完毕,展天空当先说道:“这是什么曲子?听得人真不得劲。”要不是这曲子是缙云流风所弹奏,他直接就说是烂曲子了。

“没听出什么意思。”原山说道,“我觉得还是先前那首好,简单,听着非常有感觉。”原山也不好评价这曲子太烂,所以一句带过,转而赞赏起《沧海一声笑》来。

不过也正常,在这个人人追逐个人强大力量的世界,谁会重视修养和文化?

然而不管他们喜欢不喜欢,缙云流风也不会为他们做出改变,每天白天在城里逛逛,傍晚雷打不动的弹琴,还都是一些平淡的曲子。

他之所以如此坚持,是因为在重伤牛武阳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情绪突然爆发,心里突然出现杀死牛武阳的念头,而且这个念头一出现就疯涨,他竭尽全力才控制住。后面除了屋子将长剑归鞘,压制着自己不去看牛武阳。

情绪出现这样的异常,宣泄出来自然能解决,但也有隐患,就是宣泄程不受自己控制,很可能会影响自己的想法和观念,这是很危险的,所谓的走火入魔,不单是真气暴动损坏经脉、身体,还有影响脑子变成噬血怪物。如此,缙云流风自然要寻找消解的办法。现在情绪太过激烈,得先消解,然后再宣泄,才能快速顺利地解决问题。

缙云流风弹琴,首先感受到好处的是原山等人。

高方知文他们跟缙云流风一个院子,知道缙云流风要弹琴,所以都是等着缙云流风弹完之后才开始修炼。

但原山几人不知道,所以缙云流风弹琴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修炼了,随着琴声一起,他们发现,真气运转灵动了一些!

有了这样的发现,原山自然会告知缙云流风等人。这样一来正好各取所需,其他人听琴修炼内功,缙云流风弹琴修心,两不耽误。

半个月后,原山几人遗憾地离开了。他们倒是想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可是他们这次是赶着回来,没采几株老药,而牛武山那一队也一样。没有老药,就没钱住店,只得先行离开。

原山等人离开的第三天,景行剑终于突破了。

高方知文说道:“这下,我们团队都是先天中期了。只要不太过深入,应该不会像前两次那样动不动就受伤了。”

“谁说的?”缙云流风笑道,“你看天空兄也是先天中期,可受的伤也不少!”

“这个……”展天空无话可说,谁叫他运气不好呢?

“量力而行。”缙云流风说道,“我们还是要量力而行,太危险的地方就不要去了,虽然容易找到伪灵药,但也容易中毒受伤。不是每一种毒都要不了我们的命,真要遇上一种,那就完蛋!”

高方知文点头同意:“对!另外,随着我们越来越深入,遇上的人会越来越多,就算中了毒不会要丢命,但其他人也会要你的命。万山原里面的争斗,可比外面的营地里多多了。”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