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36章、酒馆,白马卓异 恃道长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隐藏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第36章、酒馆,白马卓异

“不年轻了,只是长得嫩点而已。”缙云流风谦虚了一句,转而说道,“不是去酒馆吗?走啊。”

“对对对!去酒馆!”展天空急切地说道,“我还没有在城里喝过酒呢,往常都是去镇子上买一坛回去喝。”

“在酒馆喝酒,肯定比外面吹着冷风喝舒服。”高方知文笑道。

“那是当然。”原野笑道,“酒馆里不但有好酒,还有好菜,还能听乐曲看美人!”

缙云流风笑道:“哟呵!这酒馆搞得可以嘛!走走走,去见识见识!”

大家动身往外走,景行剑说道:“酒馆里听乐曲看美人,一般的城市的大酒馆都一样。”

“那不一样。”原野说道,“一般酒馆里只是庸脂俗粉,但这里的酒馆里的,可都是国色天香的美人!”

出了院子来到主路上,沿着街道走了两百米左右,来到一个十字路口,原野指着前面说道:“就是这家,仙客来,不但酒是最好的,人也是最美的!”

战无双笑道:“你说这里面的人是最美的,是不是看上了谁啊?先跟我们说说。”

“看上谁也没用。”原山说道,“这仙客来是威德侯的产业,谁敢在这里找事?”

“威德侯实力很强?”缙云流风问道。

“现任威德侯实力很强,据说是先天后期。不过他还不算最强的,上任威德侯据说是洞天境,还有上上任也是洞天境!”原山说道。

“唔!确实惹不起!”缙云流风说道。

“除了洞天境的高手,他们家家族也不小,先天后期的族人肯定也不少。”原山说道,“再加上他们招揽的高手,傻子才会去招惹他们。”

进了酒馆,里面人不少,但是大家都很安静,即使说话,声音也不大。

原山知道缙云流风第一次来城里,所以特意带着大家上二楼半封闭的雅间,平常他们都是在一楼大厅。

点酒点菜,刚坐下,一个年轻美女就送来了酒杯,后面一个抱着两坛酒。

“用美女当伙计,果然是大手笔。”缙云流风说道。

“客官说笑了,我们不过是庸脂俗粉,可当不得'美女'的称赞。”走在前面的那姑娘一边摆放酒杯一边娇笑道,“梦儿姑娘和情儿姑娘才是我们仙客来真正的美人。再过一会儿情儿姑娘就会出来,给大家献上一曲。”

“这样啊,那一会儿看看。你这样的美人儿都赞叹的美人,到底有多美。”缙云流风笑道。

“定不会让客官失望的!”

酒倒上,大家碰了一杯,缙云流风将酒倒进嘴里,慢慢地品尝,醇香绵柔、回味悠长,赞道:“好酒!天空兄,无双兄,这样的好酒,得慢慢品尝才行。像你们这样,除了喝醉,能喝出什么来?”

“我们喝酒就是为了喝酒,就是为了喝醉。”展天空嘴一张又喝了一杯,边倒酒边说道,“让我们品酒,我们可做不来。”

“牛嚼花朵啊!”缙云流风感叹道,“早知道去镇子上让你们喝够了再进城。”

“没事,就让他们尽情喝吧。”原山说道。

缙云流风说道:“像他们这个喝法,喝醉了谁来扶?尤其是喝醉了如果发酒疯,那更麻烦。”

“呃……天空兄,无双兄,你们喝醉了会发酒疯?”原山问道。

“不会,我喝醉了都不会多说话,更没有发过酒疯!”展天空说道。

“我也一样,喝醉了就睡。”

“我没见过你们喝醉,还是小心点好。”缙云流风说道,“这里是靖南城,高手众多,要是喝醉了惹出麻烦,我可不会管。”

“那我们少喝点,肯定不喝醉。”展天空说道。

“你们心里有数就好。”缙云流风说道,“城里可不比城外,随便一个我们都未必惹得起。城里禁止打斗人家不能拿我们如何,但我们不可能一直呆在城里。”

见两人听劝,开始慢慢喝酒吃菜,缙云流风才跟原山聊起来,打听城里的情况。

聊了没一会儿,原山定定地看着楼梯的方向,缙云流风跟着转头看过去,见四五个人走上来,领头之人三十来岁的样子。缙云流风一看感觉气势逼人,心里惊讶不已,对方明显没有特意放出气势!

“这位是谁?”缙云流风问道。

“白马公子!”原山郑重地说道。

缙云流风点头表示知道,白马公子就是白马卓异,城外营地两大势力之一的首领。看来传说不假,白马卓异确实是先天后期的修炼者!也正是因为他是先天后期的修炼者,才能聚集起那么多先天中期的修炼者为他所用,他要是也是先天中期,谁鸟他呀!

缙云流风和原山说话的声音虽小,但隔着这么点距离别人也能听到,何况白马卓异?所以白马卓异看向两人,目光在缙云流风脸上停了好几秒,向缙云流风点头笑了笑,径直向一张空着的酒桌走过去坐下。

白马卓异一行人坐下没一会儿,那个叫情儿的姑娘出来了,长得确实美。身材修长,一身淡绿色绣花裙,一条腰带显出纤细的腰肢,却有没让腿部太过颀长突出,同样,也没让胸显得突兀,反而显得恰到好处。吹弹可破的脸蛋,修长秀气的眉毛,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小巧挺直的鼻梁,不大不小的红唇,无论样貌还是身段都堪称完美!未语先笑,声音清柔,琴技也很好,不但有天份,也经过长时间的苦练。

“女人长着这样的容貌,未必是幸事。”缙云流风心里想道,“就像这位情儿姑娘,她的容貌就成了祸根。”缙云流风观察得很清楚,这位情儿姑娘,实力很弱,别说先天,离后天圆满都还有一段距离。这么差的身手,让她没有半点反抗的能力,只能被人予取予求。

不过听着曲子,缙云流风的心也动了起来:好久没有摸琴了,这段时间可以买方琴弹弹。

曲子结束,琴儿姑娘离开,换上了其他人,这时白马卓异那边过来一个人说道:“这位兄台,我们会长请你过去。”

“好。”缙云流风答应着站起身道了一声请,端着酒杯走过去。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