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章、三小子斗野猪 恃道长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隐藏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第2章、三小子斗野猪

缙云流风他们几个正走着,忽然前面传来几声哨声,很快青田虎从前面钻出来,小声说道:“流风,前面有一个小野猪群,一公三母带着十来个半大崽子。”

“三头野猪……正好!虎子,无歧,石头,交给你们了。”缙云流风说完又对青阳槿生和东方清湖说道,“师妹你去打打小野猪练练手,清湖你帮我看着点。”

空相无歧不在意地说道:“公的那头我来。”他好歹是郡守之子,家传功法比学堂教的好多了,青田虎和石南山差他不少。

要说空相正明让儿子空相无歧进学堂,本意不过是拉关系而已。毕竟从学堂出来的人很多,只是都是单打独斗或者几个十几个人的小团体,因此一直不成气候,这些人里哪怕只有很小的一部分投入他的麾下,也能抗衡本郡任何一个大家族了。

事实证明空相正明这步棋走对了,他把学堂的老师拜访了个遍,然后整理出里一份名单,通过一番眼花缭乱的操作,快速裁撤了很多家族子弟,换上学堂出来的人。等各个家族反应过来,已经没法阻止了。

除了彻底坐稳郡守之位,还给他带来了意外之喜,那就是他发现儿子居然勤奋练功了。稍一打听就知道了原因,原来儿子在同龄人手上吃了亏。本来这没什么,他儿子又不是没败给同龄人过。只是这次学堂的三个学生用的功法差了儿子学的家传功法不少,然而儿子却接连败了三阵。接连的失败,终于让儿子醒悟过来,有了好的功法,并不意味着就战无不胜了,还需要勤学苦练才行。

四年下来,空相无歧终于不再是凭借郡守公子的身份,而是靠实力坐稳学堂同院老二的位置了。

“其他人仔细观摩,看看他们是如何打的。”缙云流风说道,“这打野猪跟之前打野羊野鹿可大不一样。”

在青田虎的带领下,众人来到野猪前方的一片空地边上等着。本来进入林子里去最好,跟野猪对战的时候可以利用树木躲避,更容易猎杀野猪,可这样一来就达不到历练的目的了。

野猪哼哼着一路走一路拱开落叶找食,钻出树林看见前面一群人。要说野猪果然愣,看见人群不但不转头跑,反而低下头直愣愣地就冲了过来。

空相无歧三人特意慢了一步,野猪冲过空地中间他们才各自截住一头大野猪,留出地方让青阳槿生拿小野猪练手。

青阳槿生见大野猪被截住,高兴地叫道:“小猪猪,我来打你们了!”一边叫着一边跑,看她那激动的样子,缙云流风和东方清湖相视苦笑。好在她还知道绕个圈子避开空相无歧他们,没有也直愣愣地冲过去。

“我过去看着点。”东方清湖说着动身追了过去。几头小野猪没多少攻击力,但她担心大野猪摆脱纠缠跑回来。

缙云流风也跟着走了一段,然后才用心看。空相无歧三人的战斗风格各自不同,石南山用的是铁棍,基本是硬打硬架,只有实在挡不住的时候才会避让一下。青田虎相比石南山,则避让更多,硬打硬架的少。空相无歧则根本就不硬来,而是利用身法缠住野猪,不时给野猪添上一点伤。

三人都没有直接就往野猪的眼睛、嘴巴、耳朵、屁股、肚腹这些要害下手,这就是历练和猎杀的不同。历练的目的是积累战斗经验,战斗的时间越长越好;而猎杀的目的是获取猎物,最好是一击毙命。

这边战斗得激烈,尤其是石南山打得很辛苦,那边青阳槿生却玩得很开心,把剑当做竹条子打小野猪屁股,追着小野猪团团转。

小野猪被追得直叫唤,大野猪越发狂躁,眼见青田虎快缠不住了,缙云流风提高声音道:“别缠斗了,下死手!”

听到缙云流风的话,空相无歧身影快速转到公野猪前面,微微停了一下迅即往侧面闪开。停下之后便不再理睬依然还在跑动的公野猪,拿出一块手绢自顾自擦着扇子前端的细长剑刃。

缙云流风赞赏地点头一笑,刚才空相无歧在公野猪前方停顿的短暂时间内,他扇子弹出来的剑刃已经从公野猪左眼刺入了大脑。现在野猪还在奔跑,不过是惯性而已。

空相无歧出手干脆利落,青田虎也不差不多,垫步上前扭腰,奋力挥动手里的长刀,砍断了野猪的一条后腿。

石南山手里的铁棍也跟青田虎一样击向野猪后腿,可铁棍不是刀剑,只是扫了野猪一个跟头,野猪伤得不重,紧接着爬起来继续跑。虽然跑起来有点瘸,速度依然很快。

石南山愣了一下想动身追,就见侧面一道暗影快速射向逃跑的野猪,整整撞在野猪

《恃道长生》阅读地址,牢记网址:m.tu93.com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