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五十六章 震慑(下) 赘婿

首页
关灯
护眼
隐藏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五十六章震慑(下)

文人墨客,斗诗斗文,争的是一口气,即便输人也不能输阵,不能输了风度。这类事情,诸如顾燕桢等人,其实是见惯了的,基本上看了个开头,多半就能猜测到结果。

一般情况下大家都说文无第一,诗词稍差些,通常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当然眼下是因为陈季问的在场,在那苏家两兄弟也实在差得过分,因此对方一番奚落之后将笔墨纸砚推过来,陈文定等人也不敢再下笔,免得再成笑柄。若在外面,这情况打起来都有可能,只是眼下围观者众多,若在这聚会场中打架,也少不了被维持秩序的官兵给架出去,一时间涨红了脸话都说不出来。

当李频上得楼来,又表现出与那苏氏兄弟认识,这样的情况下想要脱身怕是没可能了。随后陈季问摆明了提出挑战,那内容传来这边之后,顾燕桢与沈邈等人便笑了起来,这一番无聊的争吵终究变得有些意思。

谁知道接下来那边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原本剑拔弩张的双方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那对峙的局势随后依然在持续着,但那锐气都像是被什么东西无形间给压了下去,李频不过只打了几个招呼,与同伴去往一边,看来不再插手,原本想要写诗词的几人竟然犹豫着无法落笔,他们的诗才顾燕桢先前也看见过了,特别是陈季问,提着毛笔心中似乎有着什么顾虑一般,似是有了诗句,想要落笔又一直犹豫着,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事情。

这边听不到那边的谈话,也只能是让一些信息慢慢传过来,诡异的气氛在周围看戏的一众才子间蔓延,窃窃私语、指指点点,苏氏兄弟放松了情绪,但同样也有写不好决定下一步行动的感觉,在那儿对视着,又往李频那边望过去。

“德新来了,竟让那陈季问犹豫着不好下笔?何时有这样的事情的?”顾燕桢皱着眉头,不过他毕竟几年未回江宁,心中也是一阵震撼。

沈邈摇摇头:“方才还向德新挑衅,此时怎会下不了笔。”

“莫非是先前觉得有一首好词,此时才发现有一处句子未曾想好?”

同伴如此猜测着,随后,一个人离开了座位:“我且去看看。”

那人绕过几个坐席,去到窃窃私语的人群中问了问,随后望向窗边李频等人的座位,这才有些恍然,随后一路折回,笑了起来:“原来如此,并非因为德新,而是因他旁边那人。陈季问他们这次,还真是有些倒霉……”

“那人年轻,到底是谁?”

“宁毅。”

“……苏府宁毅?宁立恒?”沈邈愣了愣,随后哑然失笑,“呵,难怪了……能让陈季问犹豫这许久的,原来是他,这人从不参与应酬,难怪不认识。我若过去写诗词想必也得为难许久,碰巧遇上他,陈季问这次为难了……”

“是那水调歌头、青玉案的宁立恒?我在东京也常听到这明月几时有的名声,不过要到这种地步……”顾燕桢皱着眉头,先是疑惑,随后却也将话语停了下来,看着对面那情景,心中咀嚼着那两首词作,惊疑不定。

陈季问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将笔落了下去,与他同来的人如蒙大赦地围过去,似乎松了一口气。随后再将那诗作拿去对方那边,只是目光一直停留在窗户的方向,先前那般傲气的放言,不断奚落的态度已然一扫而空,此时有的,也不过只剩几句场面话而已,然后,便是稍有些紧张地等待着那边的反应。

宁毅坐在窗户边,这时候多少也已经感受到了这边整个对峙的局势,并不像他第一眼看到的那么友好。不过这个与他无关,他这时的心情,也不在这上面。

上楼的时候,外面光芒闪烁,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东西,随后想想,连他自己都无法确定。

似乎只是无意间看到的一个印象,在某个心情落下的间隙,忽然回忆起来的,是元夕那晚在写“蓦然回首”时的惊鸿一瞥。老实说,那时候没能看到女刺客的样子,只是注意到那个眼神,这时候想起来,时间已经过去四个月,方才与李频过来时感受到的那个画面,连他自己都觉得无法确定。

方才在会场中转来转去的时候,其实也看到了那都尉宋宪,正带着一些亲卫在与人谈笑风生,也让他回忆起了那个女刺客。今晚与元夕的某些景观也类似,可能是因为这样,产生的多余心情,他在心中做出如此的判断,不过坐下之后,还是有意无意地往下面看着,视野之间人群来往,那印象愈发稀薄下去。

该是想错了。

就在他完全未曾在意酒楼间的对峙的片刻间,另一边的陈季问也的确是为着宁立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