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五十五章 震慑(中) 赘婿

首页
关灯
护眼
隐藏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五十五章震慑(中)

“……诗词之事,不懂的话就不要在这里装了。这诗词传出去,丢了你的面子不要紧,人家还以为唐姑娘没有眼光……”

“没错,唐姑娘,这等不学无术之人,最好还是不要再多理会了。在下此言发自肺腑,对唐姑娘,我与庆亭兄等人也是仰慕多时,此时实在看不惯唐姑娘受此侮辱……”

文墨楼头,吵嚷喧嚣,占上上风的一方以自己的形式奚落着下风的几人。这类争吵从来就不是凭空而来的,事实上苏文方苏文定等人早与对方有怨。只是这样的时候被人抓住把柄就委实尴尬。

这边话说得看似漂亮,很顾那唐静的面子,实际上唐静何尝不知道对方是随口瞎掰,要拿自己给苏文定等人难堪,只是她如今也没什么名气,对方也有身份背景,她一个小小艺伶,根本惹不起这种人,不可能撕破了脸站在苏文方等人一边。而对方铁了心要给苏文定等人难堪,她想要温和圆场,也没这个身份跟手腕,几句话才出口,就也被对方巧妙地压了回去,一时间毫无办法。

在场的不止是他们双方,还有周围围观的许多人,这时候谁要是真抓了狂,以后才是真丢面子。因此苏文定本人此时虽然涨红了脸说不出什么话来,同行的倒还有人能强撑着说几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你这等诗词,真觉得能高出多少来?”

“功底高下,一看便知,如今在场这么多位,要不要一个个问过去啊,用不用再重复一下方才那边沈邈沈兄等人的评价?”

“林子逸,能说出这等话来,摆明你是语无伦次,强自硬撑了,哈哈,也罢,传出去之后,也正好证明与苏文方苏文定这等俗物混在一起之人到底是怎样的货色”

“不服气,那就继续比啊,来来来,大家一起写,写了拿出去让人评。苏文定,没话说了,还是在酝酿情绪,有什么佳作要出来?也好也好,季问兄,我们先来,借花献佛,待到写完,我便帮你磨墨,如何?”

混乱的场面,争吵的双方,看热闹的、议论的、冷眼旁观的、谈笑的,将整个文墨楼二楼点缀得气氛热烈。顾燕桢看着这无聊的一幕,随后望向旁边的楼梯,方才见到的李频与那带着丫鬟的男子此时也自楼梯口走了上来。他在心中想着该如何跟李频打招呼,随后才发现李频与那男子稍稍停留了一阵之后,竟往争吵的那边过去了。

看起来,那带着丫鬟的男子像是与正被奚落的苏家兄弟认识,这男子看来年轻,不过二十出头,举手投足间倒是有些气度,倒不知才学如何,不过这样的年纪,以前自己也从未见过,想来学问也是有限。只是李频在旁边,看来情况便要变得复杂了。

旁边几人也有认识李频的,已经与周围众人说起来,随后顾燕桢也想起一件事来:“德新如今是在那名不见经传豫山书院,这豫山书院,似乎便是那经营布行的苏家办的?”

有人想了想,方才点头:“如此说来,德新怕是与那苏氏兄弟也认识,这下,说不定倒是会为两人出头?”

“这下有好戏看了。”有人笑起来。

李频的学问与曹冠、顾燕桢齐名,他们都是见识过的,也相当佩服。但那陈季问才名也是不薄,以往比斗诗词,即便与曹冠、顾燕桢这等人也能交锋一二,就算名头上比不过,但若真正在文辞上斗一番,于他来说也只是更添名气。何况此时双方的火气看来都已经点上,怕是谁也不愿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了面子。李频若想以柔软手腕化解,怕也是很难,想来一场文墨大战一触即发,众人都是兴奋地准备看戏。

顾燕桢也是微笑地看着那边,他如今心中对李频已无好感,只觉得李频与那等不学无术之人相交实在自甘堕落。不过对他文才毕竟还是能肯定的,想想待会他与陈季问的比斗大概也没有太大悬念,徒然给双方都涨些名气而已,或许占了更大光的只是那青楼名ji,心下一阵无聊,表面上自然不表现出来,与众人说笑看着。

不过,就在众人的期待间,在这种双方的火气都涨到了最高点的情况下,随后的事态发展,真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一时间,简直让人无法理解……

宁毅与小婵在会场之中走来走去,大概已经看了半个时辰的表演。

他们本是与李频等人一块进来的,只是进来之后便又分开,各自寻找喜欢的节目。宁毅对这些节目有些兴趣,只是实在没什么选择经验,于是选择权便都落在了小婵的身上,由着小丫头的喜欢带着他转来转去,看了最初的这批表演之后,又遇上单人行动的李频,双方聊了一阵,便决定到文墨楼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