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十五章 简单手法 赘婿

首页
关灯
护眼
隐藏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油漆刷好过了几天,诸多碗碟、酱料的事情也已经准备妥当。老实说,整辆小车现在推出去,形象上看起来是相当惹眼的,立体图案表现的小小竹林,竹记松花蛋的五个字。能不能将松花蛋卖到二十文,似乎就在此一举,当然,虽然聂云竹在宁毅面前表现得是自信满满的样子,但心中大概是不怎么信的,宁毅心中自然明了,不过事情既然还未底定,倒也不必要解释太多,说再多,也不如把事情做出来之后再看效果。

接下来,如何让几家酒楼愿意拿聂云竹的皮蛋来寄卖,那就是他的事情了。

这事情其实倒也简单,他们不愿意让聂云竹拿过来,让他们主动过去拿就是,一件生意既然是垄断,想要做开,办法多的是。

当天下午跟苏崇华请了假,说最近几天上午会晚来,让苏崇华安排一个人督促学生们念书——反正最初的一个时辰也就是摇头晃脑地读和背,宁毅在不在问题也不大。

二月底的江宁,真是已经到了莺飞草长的时间了,树枝上茸茸绿绿地抽了新芽,杨花清雅,飘飞如絮,清晨时分走在街上便能听见鸟儿鸣啭的声音。风中还稍稍带着些凉意,学人才子们起来的倒也比较早,不少人会呼朋唤友,选择在上午时分乘船畅游秦淮,那渺渺靡靡的乐声自远处画舫上飘荡过来的时候,漫天的柳絮当中,入眼后给人的感觉,自然又是一番文墨隽永的景象。

日光升起来的时候,宁毅走在江宁的街道上,虽然这是他第一次经历江宁的春季,但漫天柳絮飘落之时,对于这古代气息他还是已经见惯了。开了春,道路上行人也多起来,从各处汇集而来的客商、背着行卷的书生,偶尔也有镖头、武士之类的人物,三大五粗,倒不知道谁该是有真功夫的,一个胖墩墩的孩子在街边逗狗,做鬼脸,终于把那条狗给惹恼了,汪汪汪的拼命追,噗通一下把孩子追进河里,孩子在水中扑腾扑腾地游出好远,回过头来做鬼脸,他娘亲在不远处看见到,插着腰在河岸边大声骂。

聂云竹的小摊便在几条街外,今天是第一天推出来,不过早晨两人已有交谈,这时候宁毅也不是过去看那小车给人的震惊程度的,他的目的只是要去附近的酒楼看看,走到半道,倒是遇上了迎面而来的李频,大概是准备去学堂的。

“立恒。”同僚一月,李频每天上午跑去听听故事,知道宁毅素来准备,今天这时候见他竟不是打算去学堂,微微有些疑惑,问过之后,宁毅也只回答有些事情。他既然不去上课,李频过去豫山书院也没事,问道:“可要在下帮忙吗?”

“呵呵,一些小事,倒是不用。”宁毅想想,“李兄便住在这附近?”

“便在前方巷子里,立恒若是有暇,不妨去寒舍小坐。”李频笑道,“拙荆也是久仰立恒大名,早想见见了。”

宁毅笑着婉拒一番,随后道:“李兄既住在附近,可知这边最好的、东西卖得最贵的酒楼茶楼有哪几家?”

“前方春意楼,杨絮楼,四海楼都是不错的另外还有几家,在那边的街道上。在下此时倒也无事,若立恒想要去,在下倒可陪同。”

李频这人看来随意洒脱,说话做事又能面面俱到,宁毅此时笑了笑:“今日倒是不必了,只随便找一家贵的便可,李兄此时若有食欲,不妨一块去吃个早点,小弟做东。”

随后两人往那边街道上看来最华丽的一家酒楼过去,此时还未到每天早上真正最热闹的时候,宁毅与李频过去时,酒楼之中还有些空位,宁毅顺赏了小二一钱银子,那小二立刻殷勤起来,一路引宁毅与李频上楼。随后宁毅随意点了几样贵的肉粥点心,李频倒只是点了一道三鲜汤面。

“李兄常来这里吗?”倒上茶水,宁毅问道。

李频笑了笑:“东西比外面贵了些,但味道还是不错的,偶尔会过来一趟。”

“那……现在就是这春意楼每日最忙的时候了?”

“呵,这倒不是,大概再有一刻钟左右,这楼中便人满为患了。”

毅点点头。

对于宁毅会过来这里的理由,李频显然是好奇的,不过表面上倒没有表现出来。喝着茶水与宁毅闲聊,话题也不是他平日里看来关心的有关那些故事与论语对应的道理,而只是琐碎小事的陈述。楼下一棵柳树前年被砍掉引起的一场纠纷,在他口中说来也是有趣。时间逐渐过去,宁毅与李频点的东西也上来了。酒楼中客人渐满,喧嚣一片,宁毅喝一口粥,敲了敲桌子,对方才那小二举了手,对方立即便过来了。

“两位公子还有何吩咐?”

“要两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