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十二章 第一步(上) 赘婿

首页
关灯
护眼
隐藏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喧嚣的人声中,火光将入夜后的苏府点亮了,青瓦飞檐,雕廊画栋,雪花落下,便被空气中的热力推开,或是融化掉了。

今天的晚宴刚刚开始,自苏府侧面一所偏厅附近延伸开,二十六桌的规模,桌子有圆有方,人数两百出头,这也不过是苏府在这个冬季的一场普通晚宴而已。其它的季节少一点,临近年关,这也的宴会也就变得频繁起来。

苏府主系的三房,诸多堂亲表戚,为苏家做事的一些元老,加上这次又各地聚集过来的一些掌柜都已经入了席。最中央的圆桌旁自然是苏太公、宋茂,以及与苏太公同辈份的几名老人,加上苏伯庸苏仲堪这些主家,周围几桌的布局基本是有讲究的,真正对于苏家有了贡献的人才能坐进来。譬如豫山书院的山长苏崇华,管理一地业务的大掌柜苏云松,以及其余一些掌柜,哪怕是三房直系,也得是真正管事的,有这等地位的人,才能坐到附近,如果席君煜被邀请过来,大抵也能坐到这里。

至于苏檀儿,她如今虽然管了大房的许多事情,但毕竟女子之身,如今还没有正名,与宁毅坐得更远了一个桌子。两人之间没有多少对话,但看来神色如常,当然,各自心中倒底在想些什么,那怕是就很难说了。

从这一桌开始,大家落座的规矩就松了许多,就在稍后一点的一张方桌旁。苏文兴、苏文圭正聚集在一块儿,偶尔心怀鬼胎地朝这边望过来。

这时候的苏檀儿与宁毅怕是无论如何想不到,这样的一场普通宴席中,会有几个人一直心情忽高忽低地注意着他们两人,并且直到最后,那情绪也无法得到丝毫排解。

“待会宋知州他们一定会过来,然后会夸奖那个宁毅,一旦宋知州说起来,大家就立刻注意,好戏要开场了。”

对于这件事,苏文圭自认已经看得通透,特别是在那边最初的几段谈论中,宋茂就提到了宁毅一次,并且指他教学有方之后,这想法就更加笃定了。待到宴席开始后一刻钟左右,各桌之间也已经开始动起来,随后又一刻钟,宋茂方才拿起酒杯与苏仲堪在附近稍微走动一番。

以宋茂的知州身份,原本坐在主席位上始终不动也是无所谓,不过他一向面面俱到,这走动一番,并非是拿着他知州的架子,而是将自己的身段如以往一般放在了苏家亲朋的位置上。这样子一来,将周围几桌的招呼打完,已经算是非常给面子了,但随后,他果然以随意的姿态朝着苏檀儿与宁毅这边,眼看着便说了几句话:“苏家有檀儿、立恒两人在……”

“我过去……”苏文兴拿起一只酒杯靠了过去,才刚刚走近,只见宋茂与苏仲堪转身走了,他微微愣了愣,掉头回来。

“怎么了啊……”

“不知道啊,舅舅就随便说了几句……”

“以知州大人身份,本就不该多说,怕是知州大人觉得时机还不够吧。”苏文圭阴沉着脸想了想,“可能是要等着二妹与宁毅过去敬酒时,才好说些话做考校。”

火光萦绕间,宴会闹哄哄地进行下去,人影走动,小孩打闹,酒桌上觥筹交错,几人心中有事,没什么心情吃喝玩闹,不一会儿,苏檀儿与宁毅起了身,他们便也拿了酒杯起来,混在人群中朝主桌那边过去。苏檀儿与宁毅敬完酒回来了,苏文兴与苏文圭也疑惑地回来,望望宁毅又望望宋茂,眨眨眼睛,随后又商议一番,不久之后,苏檀儿与宁毅这对夫妻又起身,在不远处与宋茂有了交谈,苏文圭推推苏文兴,苏文兴跟过去……又拿着酒杯回来……

酒席渐散了。

如果按照严格一点的规矩,老太公离开之后,其余人才能走,不过老太公喜欢在这里跟几个老兄弟说说话,气氛也热闹。看时间差不多,便笑着挥挥手:“有事的,吃饱了喝醉了的,便自散了、散了,呵呵……”

原本有的孩子闹够了也已经开始打盹,有的人喝吐了,趴在桌子上。老太公这句话出来,气氛就变得更自由了些,部分人离开,也有人过来这一桌与老太公等人问安,聊些有趣的事情。苏文圭等人的脸色阴沉得一塌糊涂,苏文兴因为宋茂要过来已经夸口了好几天了,这时则感到面子掉地上摔八瓣,如今拼也拼不起来。

“什么嘛,根本没戏……”

“你舅舅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考他些什么……”

“说不动你舅舅帮忙,直说不就成了吗,出来的时候还说什么晚上一定……”

视野那头,宋茂已经站了起来,似乎在笑着说什么:“不胜酒力……”大概也要告辞,而苏檀儿与宁毅也已经去老太公那边打招呼。当宋茂快要走到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