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63 章 063 当家花旦

首页
关灯
护眼
隐藏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陆然将她们送回学校, 徐思娣回学校简单的收拾好了一套换洗的衣服, 开始坐公交车去往厉先生的香山别墅。

去香山要倒一趟公交车,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再加上二十分钟左右的脚程,到达香山差不多快到十点了, 估计是最后一趟车了。

原本特意跟陆然将时间早早的约在五点,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

坐在公交车最后一排, 徐思娣神色微微有些疲倦。

早上秦昊的事。

晚上陆然及石冉的事。

听秦昊那语气,他似乎不会善罢甘休,好女怕缠郎, 可徐思娣讨厌一切麻烦的事情, 她不喜欢计划脱离掌控,那样的话,生活会缺失安全感,她会心慌无措,徐思娣隐隐有种预感,秦昊兴许有可能会是那种让她的计较全部脱离掌控的人。

至于陆然, 陆然说要送她去家教, 他一定是看出来她在撒谎了,该怎么瞒过去, 要是他知道她在一个男人家里给人当保姆的话,肯定会生气的。

不知道是不是徐思娣的错觉,总觉得石冉跟陆然好像十分有缘,她记得小时候曾听村里的老婆婆说过一些神神叨叨的话, 老婆婆说她不是村里的人,说她生辰八字带煞,跟这座山无缘,唯有走出了这座村子,才能够逃出命中的苦难,这也是为何自打徐思娣有记忆以来,一心想要逃离那座老山的原因之一,她对孕育过自己生命的那片山脉从来没有过什么好印象。

记忆中,老婆婆祝福过她,希望将她大长大后,下了山,可以找个好人家嫁了,女娃娃总是要嫁人的,嫁人是女人投的第二个胎,第一胎投得不好,希望投第二胎时不要看走了眼。

那个时候徐思娣还很小,只傻傻的问,“婆婆,那要怎么才能找到好的人家呢?”

那个时候婆婆牙齿全部掉光了,整个嘴里只剩下两片软绵绵的牙床,分明没有牙齿,偏偏却喜欢将那种硬邦邦的蚕豆、黄豆塞进嘴里磨啊磨,有时候,一颗蚕豆要磨上一整个下午才能够将其磨化了,老婆婆一边磨着嘴里的蚕豆,一边笑眯眯道:“这个得到看缘分二字,所谓缘分二字,既是看不见也是摸不着的,命里自然有着一根无形的线牵引着,无论去了哪里,在干什么,你们都能够遇着,碰着,久而久之,自然就产生了羁绊了。”

老婆婆据说是整个村子里唯一一个上过私塾的女学生,她肚子里可是有学问的,整个村子里的村民们对她的说的每一句话都深信不疑。

而此时此刻,脑海中冷不丁冒出了这些零散记忆来,徐思娣只迷迷糊糊的察觉着,好似有那么一根无形的线条横在陆然跟石冉两人中间,纵使她自私的搅动,那根线依然将他们带去了该去的地方。

徐思娣揉了揉眉心,忽然觉得,原来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会有着某个时候的烦恼。

曾经的她讨厌家人、厌恶家里的一切,以为逃离了那个令人心寒的家,一切烦恼就可以消失,却不知,家庭带来的烦恼终于消失了,可紧随而来,是成年人需要面对的烦恼。

人有七情六欲,凡尘杂念,果然一样都逃脱不了。

大概是因为情绪一时陷得极深,徐思娣整个思绪都沉在里面,以至于到站了,她还压根不知,还是司机熄了火,锁了门,锁了门后又突发奇想的拿手电筒往公交车里照了照,结果,透过透明的玻璃窗,恰好看到徐思娣披头散发的坐在最后一排,吓得司机身子踉跄,魂差点儿都给吓出来了。

徐思娣下车后,司机大叔还在劈头盖脸的在那里教训道:“你知道吗,我今儿个没心脏病都给你吓出心脏病来了,你难道不知道吗,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司机大叔气喘吁吁,头冒虚汗。

徐思娣跟个犯了错的小学生似的,规规矩矩的站着听训。

她从小到大都是好学生,从来没有挨过骂,故而不知犯错了到底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才显得真诚,于是,只一声不吭的听着,司机见她毫无悔意,气得越骂越厉害。

徐思娣觉得她这一天还真是命运多舛。

从公交车终点站出来后,就是香山景区的入口,主通道是通往景区的,而旁边那条辅道,是通往别墅区,别墅区紧挨着景区,这片地理位置是整个海市绝无仅有的地段,即便是在海市生活了很多年的本地人,都有很多人压根不知这片别墅,只以为是隶属于景区的范畴呢。

辅路过去一路有明亮的路灯,偶尔有一两辆汽车通行,整条路上没有半个人影,十点的山路,薄雾环绕,在晕黄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瘆人。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