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47 章 047 当家花旦

首页
关灯
护眼
隐藏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因为前一天请假, 所以这天徐思娣提前去了会所做准备。

这是她第二次请假, 其实请假时还是有些忐忑的,毕竟第一次请假时恰好赶上厉先生来了,被重新召唤了回来, 而昨天请假, 心里其实一直也有些不安,生怕赶上她请假,那个厉先生又来了,即便是休息也休得并不安宁。

一直到了昨晚十点过后, 才稍稍缓了一口气。

本以为相安无事的,毕竟昨天会所并没有任何动静,来了会所后, 也并无任何异样, 可是徐思娣换好了旗袍, 在整理屋子时,忽而无意间发现锁在柜子里的一只青花瓷的茶杯不见了,徐思娣见了顿时惊得浑身冒了一层冷汗。

那只杯子是厉先生的专属茶杯, 就是那天他们打牌时,她第一次服务他时端的那个茶杯,传闻中七位数的杯子。

这个杯子一直锁在了柜子里, 放在它专属的位置上,徐思娣从来没有挪过位置,并且那么贵重的物件,每天她都会盘点, 她明明记得上个周日晚上她还查探过的。

徐思娣惊得指尖发抖。

那么贵重的东西,不,那不是一件普普通通的东西,它是一只古董,是一件艺术品,那么昂贵,那么精美,即便是将她自己给卖了她也是赔不起的。

徐思娣一脸慌乱的将整个柜子,将整间屋子全都仔仔细细的找了一遍,依然一无所获,就在她渐渐感到绝望的时候,婉婉来了。

婉婉见她今天来这么早,一脸诧异,又见徐思娣脸色不好,忙问道:“思思,你是不是生病了?”

说罢,忙将徐思娣拉了出来,拉到了次间,给她倒了杯热茶,忽然一脸神神秘秘的冲她道:“思思,幸好昨天你请假了,你是不知道,昨晚出大事了,可吓死我了。”

徐思娣微微一愣,忙问道:“出什么大事呢?”

刘婉心边换衣服,边一脸后怕道:“你说凑不凑巧,你昨晚一请假,厉先生又来了。”

徐思娣又是一愣。

厉先生昨晚···又来了?

正愣神间,又听到刘婉心继续道:“不过他并没有事先通知会所,是临时来的,还有他那几个朋友一起,是骆经理亲自接待的,厉先生还问起你了,原本是准备给你打电话叫你回来的,可厉先生看了眼手表,摆了摆手,说不用了,他们来的时候本就不早了,快九点了,于是没有叫你赶过去,可厉先生一整晚兴致却不怎么高,关键是吃饭吃到一半时,你猜怎么着?”

刘婉心将衣服换好了,一把坐在徐思娣身旁,徐思娣还没来得及猜测,就见婉婉立马捂了捂胸口,道:“就是那个江少你还记得罢,那个戴眼镜的,斯斯文文的,像博士的那个,你猜怎么着,人家那女伴将厉先生的茶杯给打翻了,几百万的杯子,哐当两下,就成了几片不值钱的碎片,当时就连骆经理都吓坏了,不过,厉先生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几百万的东西没了他眉头都没抬下,不过却当场发话了,让在座的几个以后少带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厉先生不喜欢外人来,当时江少脸都黑了,直接将那女伴赶走了,我在门外听到了动静吓得心脏都要停止了,好在骆经理沉稳,她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稳了下来,要是唤作思思你在,肯定也会被吓得半死。”

即便是现在回想起来,刘婉心依然感到触目惊心。

徐思娣光是听着,都能够想象到那是怎样惊心动魄的一幕,幸好她不在,同时也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原来杯子是被人打破了,吓死她了,她还以为被她弄丢了,命都差点儿被吓去了半条。

不过,纵使此事跟她无关,可想到那只杯子,徐思娣依然觉得可惜,要知道,那可是一件文物,不是随随便便的东西,不像其他普通东西,坏了可以再买,这只杯子,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

听了这样一个消息,徐思娣久久没有缓过神来,过了好一阵,不知想起了什么,徐思娣忽而冷不丁问道:“江少那个女伴,是上回来的那个女明星么?”

上回婉婉还曾偷偷跟她念叨过两回,没有要到她的签名,有些可惜,还曾拜托徐思娣,下次如果有机会,托她帮她要签名来着。

婉婉摇了摇头,道:“早换人了,这次这个是个大学生,年纪不大,最多二十。”

见徐思娣一脸震惊,刘婉心却稀疏平常,早就见怪不怪了,她耸耸肩道:“这压根不算什么,他们这些富家公子向来喜欢逢场作戏,换女人就跟换衣服似的,哪个会当真,玩玩而已,每一回来带的女伴都不同,我最开始比你还惊讶,现在可见多了,也见怪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