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39 章 039 当家花旦

首页
关灯
护眼
隐藏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却不想, 一大早江边的路段十分拥堵不堪,汽车一路上走走停停,而徐思娣有些晕车, 没走出几百米, 她的胃部就已经开始在翻滚了,又加上紧张、难受,全程将心弦绷得紧紧地,不多时,脸色开始苍白,额头上开始冒虚汗了。

而这时,车子忽然来了一个紧急刹车,其实也不算特别紧急,只不过是从身后突然紧急蹿出来一辆电动车, 司机稍稍打了下方向盘, 及时踩住了刹车, 而徐思娣压根没怎么坐稳,这股刹车力道直接冲击得她整个人往身后一倒, 她倒下的同时, 身后忽而一只手缓缓抬起, 握住了她的肩膀, 稳稳扶了扶她。

徐思娣却吓了一大跳,那只大掌结实,指骨分明,完全不同于女人的手, 他的手掌坚硬有力,手指微凉,触碰到徐思娣时她全身上下打了个寒颤,只觉得一股莫名的电流从肩膀的位置涌向全身,她浑身上下瞬间起了一层厚厚的鸡皮疙瘩。

徐思娣心下一慌,正要挣扎时,忽而听到耳边响起了一道低低的声音,道:“就这样。”

徐思娣顿时浑身一僵。

她只用力的咬紧了牙关,想要挣扎,听到这话又隐隐有些不敢,又加上浑身上下无一丝力气,一动,只觉得胃里的东西一瞬间要喷薄而出似的,徐思娣只得难受的僵在原地。

这时,忽而又听到耳边响起了一道流利正宗的英语,重复道:“All right!”

那道声音低沉醇厚,极富有磁性,英语流利正宗得就如同陆然送给她的英文磁带里,里面的正宗的英语发音似的,可细细一听,音调却又好似隐隐有些不同,后来徐思娣才知,原来英语发音有美式发音及英式发音两种,她们学的自然是默认的美式英语,而她当年上初中时有一年是自学的,压根不知道这回事儿。

至于厉徵霆在欧洲留学,他一口流利的英文,正是令人忍不住尖叫的康伯巴奇的华丽英伦腔。

对方说完那句话后,将笔记本缓缓合上,又抬手缓缓将耳朵里的耳麦取下来,直到这会儿徐思娣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原来那人正在打电话,或者正在视频会议。

那话,是对着电脑里的人说的。

而她,却误会了那句话,只以为是对她说的。

于是,如今,仿佛变成了她默默躺在他手臂上似的。

想到这里,徐思娣的脸一下子又红又白,只猛地起身,坐直了身子。

掌心里的细腻离开,一直到这会儿,身旁的人这才扭头朝她看来。

徐思娣只觉得一双犀利的目光投放到了她的脸上,那目光一瞬不瞬的的盯着她,像条闲适的毒蛇似的,在怡然自得的吐着蛇信子,目光一寸一寸在她全身上下游走,像是在打量揣测什么,又像是纯粹在欣赏,目光直接,毫不掩饰。

车子里空间十分狭小,小到连心脏跳动的声音彼此都能够听得见似的,徐思娣只觉得一股莫名的压迫感向她席卷而来,令她整个人完全喘不过气来。

就在这时,身后那只长长的臂膀忽而抬了起来。

徐思娣立马夸张的往车门方向一躲。

下一刻,身后那只长臂伸到前方,不知往哪个位置摁了一下开关,脚边一个智能的小冰箱就自动打开,厉徵霆从里面随手拿了一瓶透明的玻璃水瓶,拧开,气质优雅的喝了一口水。

车子里一片寂静无声,隐隐能够听到对方喉、结上下缓缓滚动的声音。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徐思娣脸上的潮红迅速蔓延到了耳朵,脖颈,只恨不得当场钻进地缝里去才好。

她只觉得自己这一刻就跟舞台上的小丑似的,自导自演着,上演世界上最滑稽最可笑的小品。

就在她满脸烧红时,一瓶水忽而递到了徐思娣眼前,徐思娣愣了一下,还是已经打开了的,徐思娣只飞快的抬眼看了对方一眼,正好对上了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正一脸慵懒的看着她,眼中好似带着淡淡的笑意及戏谑,那种既正经又玩世不恭的气势,徐思娣见了不知为何心中忽而一慌,只忙稀里糊涂接了过来,嘴上讷讷道:“谢···谢谢。”

她人有些难受,喝了一口水,心里好受了不少。

不知道是不是徐思娣的错觉,只觉得手中的这瓶水跟往日在学校喝的那些水的味道都隐隐有些不同。

城里的水徐思娣喝的不大习惯,纵使已经喝了好几个月了,总觉得水里有些怪味,正如同以前班上同学们所说的那样,城市里的水都有种漂白、粉的味道,不如她们大山上的喝好喝,然而眼下手中的这瓶水,味道清爽甘甜,味道及纯,比她们平日里自己喝的水还要清爽几分,就像徒步走入深山里,从山洞流出的那种最干净最纯净的雪水的味道一样,山上的老人家都夸张的说,那是天山上流下来的圣水,喝了一辈子不会生病的。

而自打这个小小的变故后,身旁的那人好像极忙似的,又接起了电话,他接电话却很少说话,都是电话那边禀告,他间或吩咐或回应两句,一直很忙,由始至终,似乎并没有多余的时间跟精力理会身旁的她。

徐思娣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或许,一直不过是她内心戏多,是她自作多情罢了。

从会所到校门口的路程很近,开快一点,七八分钟就到了,在江边堵了一阵,绕过江边,一路畅通无阻,车子很快在Z大的校门口停下。

下车时,还闹了一个小小的笑话,车子一停,徐思娣只急匆匆的想要下车,可是这是她第一次坐这样的小轿车,她找了好半天,一时没有找到开车门的地方,司机正要下车替她开门,却见厉徵霆冲其淡淡摆手,厉徵霆一边接电话,一边缓缓朝着徐思娣凑了过来,他身材高大,一凑过来,整个长长的身躯直接歪倒在了徐思娣身上,将她整个人逼退进了他跟车门之间的一个小小的空间里,其实两人的身体并没有直接触碰,可是正是这种暧昧又含混的距离,更叫人惊慌失措。

正巧,这时,只见对方缓缓开口,冲着电话那头低低说了一句什么,温热的气流全都喷洒在了徐思娣的耳朵里,徐思娣痒得不行,终于,在徐思娣浑身僵硬,快要憋不住之际,只听到啪嗒一声,车门开了。

徐思娣几乎是飞一般的逃跑的,许是起身的动作太快,砰地一下,碰到了头上的车沿,却顾不上疼痛,忍痛飞快下车,一下车,只见校门口的人全都朝着她这个反向看过来,徐思娣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她这个决定有多不妥,她匆匆道谢后,立马朝着校园里跑,跑到半路上回头看了一眼,车门好像没有关上,只见司机下车,又重新绕道她下车的位置重新将门合上了。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