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37 章 037 当家花旦

首页
关灯
护眼
隐藏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唇很软, 很甜。

厉徵霆很少跟女人亲过嘴。

男人跟女人不同,女人往往是感性的,是由爱生性的, 可大部分男人却是理性的, 是由性生爱的,而对于某一部分男人而言,他们更是可以直接跟女人上、床,却不愿跟女人亲嘴,只觉得亲嘴接吻什么的是比上床更亲密矫情的事情。

眼下,厉徵霆双眼微微一暗,大概是他喝了酒的缘故,此刻只觉得喉咙干涸,极为缺水似的, 唇齿间又干又燥, 而对方的小嘴湿漉漉的, 小嘴里一片甘甜,厉徵霆捏着对方小脸的手指不由加重了几分力道, 不多时, 已经隐隐有些不满足表面上的涟漪, 不多时, 只缓缓探出舌尖在对方嘴边唇瓣细细摩挲描绘着,正要撬开对方的唇齿,准备长驱直入时,忽而见身下之人微微皱眉, 面带着轻微痛苦之色。

厉徵霆以为对方醒了,指尖不由松了松,他微微喘息着,将额头抵在对方的额头上,低头往身下看了一眼,却见身下之人压根没醒,好像是做梦了,不知道做了一个什么梦,竟然面带着几分悲凉,不知不觉间,只见有两行清泪默默从眼角流出,又或者,即便是睡着了,对于他的举止有下意识有些抵触?

厉徵霆见了脑子一窒,瞬间整个人彻底清醒了过来。

他竟然···竟然对个小丫头片子动了欲、火,还欲、火难耐,难以自持?

厉徵霆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他不由伸着修长的指尖揉了揉太阳穴,看着自己欲、火难烧的身子,又看了看身下一脸稚嫩的脸,他想,大概是近段时间工作太忙了,忙到自己跟个毛头小子似的,竟然火急火燎的,他想,他或许应该抽时间出来放松放松了。

这般想着,厉徵霆顿时笑着摇了摇头,只缓缓放开了身下之人,可看到被他□□得一片殷虹的小嘴,依旧有些按耐不住,只伸手大拇指在对方唇瓣上微微摩挲,将她的嘴、将她的泪细细擦拭了一番,片刻后,双眼微暗,依旧忍不住再次探下去一把叼住对方的小嘴好是吸允□□了一番,这才意犹未尽的将人放开了。

厉徵霆对女人通常是绅士而温柔的,这是从小到大,家族的礼节教育使然,故而他下了榻后,微微拉着被子给对方盖好了,只立在软榻前默默的盯着榻上熟睡之人端详了良久。

片刻后,只抬眼看了一眼时间,快十二点了。

他对之前的事情似乎还有丁点印象,只觉得睡得头痛欲裂之际,有人跟只猫儿似的,只猫着身子凑到他跟前一遍一遍撩拨着,勾得他心里痒痒的,却实在是太累了,两只眼皮拉拢着有些睁不开眼,只凭着下意识的本能将那只撩人的猫儿一把逮住,然后,果然世界彻底清净了。

抱着双臂立在软榻前,指尖一下一下搭在臂膀上轻点着,看着软榻上的人微微有些迟疑,他虽然女人不少,却从不对工作伙伴,从不对公司里女员工及会所里的女人乱来,这是第一次,厉徵霆不由摸了摸鼻子,一时盯着软榻上的女孩儿微微出神。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忽然间朝着自己身、下看了一眼,厉徵霆这才略有几分无奈的提步离开,直接进了里头卧房,卧房里侧有个纯天然的温泉池子,这两年工作太忙,他每个月都会来到这边泡泡温泉松松乏。

厉徵霆一边走,一边宽衣解带,来到池子边时,身上早已经赤、身裸、体了,他毫不避讳,直接跨着长腿迈进了池子里,一直泡了小半个钟头,身体的火气才渐渐消散。

洗完澡后,厉徵霆随手从一旁的木施上取了一件白色的真丝浴袍裹在身上,边擦着头发边赤脚从温泉池子走了出来,直接走到了门口,门外,司机老张手中提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早早便已经在等候了,他一开门老张便立马恭恭敬敬的走了过来,道:“少爷,不早了,今晚还回老宅么?”

原来今晚厉徵霆原本是准备回老宅看看的,却没想到一不小心睡过了头,老张十点开始就已经在外面候着了,足足在外面等了两个多小时。

厉徵霆见天色已晚,秋冬凉寒,便冲着老张淡淡道:“今晚不回了,张伯辛苦了,回去开车慢点。”

说着,将手一抬。

张伯毕恭毕敬的将手中的公文包递到了厉徵霆手上,厉徵霆进屋前,脚步微顿,忽然扭头往屋子外看了一眼,只见院子里星星点点,游廊下还留着盏盏夜行灯,照亮了漆黑的庭院,而庭院上空,亦是星星点点遍布整个天际,看来,明天又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重新回到屋子后,厉徵霆坐在书房的案桌上,打开电脑,开始了忙活,他的头发半干,只有些湿润的拉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