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26 章 026 当家花旦

首页
关灯
护眼
隐藏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厉先生吃到一半的时候临时接了电话走了, 他的那群朋友们吃完饭后还喝了会儿茶,聊了会儿天才走的,饭桌上偶尔拿徐思娣打趣, 不过还算善意, 逗趣的那种,并不恶俗,一开始徐思娣还十分不适应,慢慢的,她只适当的露出几分职业浅笑,大家没有过多的关注她,就开始自顾聊天说事儿。

在场的一共有五男三女,其中一个最开始徐思娣并没有注意到,并不在会客厅, 后来是从书房出来的, 据说是个明星, 只听大家在饭桌上都喊她顾大明星,徐思娣并不认识, 但又依稀觉得有些眼熟, 她温柔小巧, 五官精致, 确实要比另外两个好看许多,期间一直跟在那个带眼镜的叫做江淮仁的男子身边,像是一对。

吃饭时大家说说笑笑,似乎听说厉先生有意投资娱乐圈产业, 那个顾大明星还去给他敬了酒来着,不过厉先生淡淡勾唇,直接云淡风轻的拒绝了,道:“一会儿得开车。”

江淮仁竟然拍了拍大明星的屁股,道:“宝贝,你自己喝着玩罢,懂事点儿。”

然后那个大明星脸色微僵,随即一口气直接喝了三大杯,这才有些后怕似的,冲厉先生道:“唐突了,二少。”

那一瞬间,屋子里难得静了静,直到厉徵霆端起了茶杯,朝着江淮仁举了举,与江淮仁隔空碰杯后,桌面上的气氛这才稍稍缓和。

据说饭桌上的厉先生不喜欢别人敬他酒,他工作之余从不喝酒,喜欢喝茶。

厉先生究竟有什么背景,即便是壹会所里的人至今也并不详实,有人说厉先生从事古董行业,有人说他从事石油产业,有人说厉先生的背后是一座巨大的商业帝国,各个领域都有涉及,且是各个领域的霸主,也有人说这个壹会所背后的老板就是他本人,不说别的,单是这所宅子,在江边这个依山傍水的位置,光是地价都是九位数十位数起,据说这宅子还是清末年间的老宅。

可是对于厉先生的传闻极多,却没有任何一人知道他具体的身份,真正的底细。

有人说,这个世界的产业就像是一座冰山,露出来的那一部分不过是冰山一角,埋在海平面以下的才是真正的王国,而真是有钱有实力有地位的霸主,从来都不是福布斯排行榜上那几位。

没有人清楚厉先生的真正底细,在壹会所,是禁止打探及讨论关于厉先生的一切的,包括这三个字,这是在培训期间刘婉心对她的叮嘱及警告。

短短一顿饭的功夫,就连单纯如徐思娣也看出了丁点儿门道,那就是,这群人熟悉归熟悉,有钱归有钱,可是有钱人中也是会分三六九等的,譬如,这一整晚,无论是从言语还是行动上,大家一切都十分肆无忌惮,唯有到了厉先生身上,都会下意识的收敛几分。

很明显,那个江淮仁更看重与厉先生的交情,面上对大明星嘘寒问暖,甚至还十分体贴,为她夹菜,可是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些奇怪,就好像逗逗猫儿小狗似的,感兴趣的时候摸摸抱抱,没兴致了,便兴致泱泱了。

不单单是他们,其余两对之间也基本大同小异。

那个时候的徐思娣还十分单纯,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的男男女女之间除了情侣的身份外,还有玩伴一回事儿,顾名思义,既玩玩的小伙伴。

一直到所有人全都离开后,徐思娣原本挺得直直的身体终于缓缓垮了下来,她长长呼出了一口气,只觉得虚惊一场似的,总算是熬过这一劫。

只觉得这短短几个小时的服务里,她全身紧绷,整个人注意力高度集中,简直比参加高考时还紧张,还惶恐,唯恐一时失手犯了错。

送客人到门口,出去后意外发现骆经理竟然过来了,刘婉心跟着骆经理一路过来,远远地冲徐思娣竖起了一道大拇指道:“骆经理听说厉先生来了,就立马赶过来了,大家本来还有些担心你的,真是没想到,思思,你可真棒,你可是近半年以来,唯一一个挺过一整晚的。”

刘婉心好不吝啬对她的夸赞。

徐思娣的手指其实还微微有些抖,心脏还捣鼓得厉害,她被夸得有些不大好意思,更是莫名有些心虚。

据说往日厉先生吃完饭后是要在这里过夜的,今天是临时有事提前走了,要是按照真正培训的流程,今晚的服务连一半都没有到,客人多的时候其实还挺好,至少有气氛,不尴尬,真正的令徐思娣忌惮的是,对面与客人之间的独处,尤其是那位厉先生。

不是为何,即便是同处一间屋子里,没有一句话,哪怕隔得远远地,她都觉得莫名紧张与畏惧,对方明明看着言笑晏晏,可却正如刘婉心所言,有些人,连微笑都带着藐视天下的意味,徐思娣觉得,厉先生就是这样的,哪怕他似笑非笑间,也透着几分深不可测,仿佛带着与生俱来掌控众生的气势。

徐思娣觉得自己在他的目光下,有些无处遁行。

骆经理亦是对她满意点头,忽然道:“你的培训期结束,从明天开始正式入职吧。”

徐思娣听了猛地抬头,一脸诧异道:“可是···我还没有考核的。”

骆经理挑眉道:“厉先生就是最好的考官。”

徐思娣听了,心下一片复杂,你原本觉得这个世界一切都是需要讲究秩序,讲究规则的,可是,忽然发现,原来所有的秩序,所有的规矩都是人定的,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抵不过那个人的一句话。

几人站在屋子外说了一阵,骆经理看了眼时间,道:“时间不早了,我跟你一起进屋打扫屋子罢。”

说着,提前进了屋子。

这个院子,一般情况下是不允许外人进来的,据说厉先生有严重的洁癖,通常情况下除了骆经理,就连刘婉心都很少踏进来后,往后里面的所有一切,都需要她亲力亲为。

进去后,才发现在麻将桌上,还留了一沓钱。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啊,昨晚吃坏了东西,拉了一整晚的肚子,今天起晚了点儿,更新晚了点儿,今晚还有一更,争取多更点儿,时间可能有点儿晚,望知晓。

回目录